关灯
护眼
    第152章危城

    “呕....”

    夜晚,中央军校,学生宿舍,何炜踹开宿舍门,在葛贵财和陶黑娃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进屋子躺在了宿舍床上,面色通红,一身酒气,醉鬼这两个字是对何炜最好的形容。

    上面对何炜这位英雄的确很重视,军校早早派了两个主任前去欢迎何炜,并且为何炜等人安顿好了住处,第六连这六十多个弟兄全都被安排进了中央军校的学生宿舍,正好就是何炜原先所在的军校十一期第一总队的宿舍。

    第一总队的学生已经毕业,宿舍空了出来,正好就交给何炜他们居住,每个宿舍中都提前准备好了各种和军校学生同等配置的洗漱用品和日常生活用具,没有军衔的军服,衬衣,内衣,袜子,皮鞋每人各一套,还准备了一大箱上好的香烟,里面装着的是当下市面上流行的各种好烟,比如美丽,强盗,白金龙和大前门等,还准备了七八箱正广和的汽水给这帮弟兄们享用,可以说是优待倍至。

    不仅如此,军校方面甚至还抽掉了一个排的军校十三期学生在宿舍楼门前站岗放哨,何炜他们完全可以敞开了吃喝休息,完全不用担心安全。

    让军校学生来放哨,何炜,方京等一干黄埔毕业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们在军校就读时也要放哨,特别是入伍生时期,每天上午和下午要再操场上训练各两个小时,晚上要轮流执勤放哨,有时候那位光头校长还会来军校内的校长官邸来住宿,那就更要何炜这些学生放哨,有时候要一直站岗站到深夜两三点钟。

    可杨彪等士兵们,对军校生给自己站岗的事情可是颇为自得,毕竟,军校生毕业就是军官,以后保不齐出多少上校,少将,甚至中将,让以后的军官给他们这群军士和大头兵站岗放哨,那成就感,可是十足的。

    刚刚安顿下来,何炜就被一名自己在军校读书时的区队长拉走,原来,在军校食堂之中,早就弄出了一个单间,专门为何炜接风洗尘。

    何炜今天已经对自己的名气有了足够的了解,既然都成了英雄,那他也不假惺惺的推辞,可出席落座的人却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以为就是几个自己读书时候的区队长请客吃一顿饭,可没想到,这顿饭可以说是群星荟萃,星,是将星的星,将星云集的星。

    坐在主位的是现在的中央军校教育长陈继承中将,然后是自己读书时候的两名总队长,十一期第一总队总队长唐冠英少将,第二总队总队长易龙少将,还有十二期学生总队总队长唐光霁少将,十三期学生总队总队长王认曲少将。

    这还没完,除了这些将军,还有一些当年带过自己的上校中校战术教官,地形教官,体操教官和步兵大队大队长等一干上校中校,一堆少将,上校中校来陪自己这个小小的中尉喝酒,面子可真是给足了。

    酒桌上无非就是那些客气话,先追忆一下当年何炜在军校时期的岁月,再让何炜讲一下他在前线的作战经过和见闻,然后就是喝酒,喝酒,不停的喝酒,最后把何炜灌成了这个鸟样,当然,酒桌上也不都是垃圾话和客套话,有用的信息还是有的,陈继承教育长在饭前悄悄告诉了何炜,叫他明天早上做好去三牌楼附近的军政部报道的准备,明天会派车来接,还特意提醒自己,要注意“机密。”

    所谓的机密,自然就是步兵第十六联队的联队旗。

    而且,陈继承还告诉自己,明天,军政部何部长要亲自接见自己。

    这位与何炜同姓的何部长是谁,自不必多说,必然是昔日黄埔军校初创时期的战术总教官,今日军政部的一把手,稳坐军界前几把交椅的遮奢人物何敬之何部长。

    打发走了陶黑娃和葛贵财,何炜从床上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他醉了,但是,也没醉,醉的是他的身体,可是他的心没有醉,今天自己在城里面看到的一切繁华与美好,用不了两个月就会变成一片废墟,血流成河,会有无数手无寸铁的百姓和无数放下武器的军人被屠杀,自己必定要做些什么,而破局的关键,恐怕就在于明天的这场会面。

    灌了一口正广和的汽水,一想起明天去军政部报道的事情,何炜两道浓黑的眉毛微微的蹙了起来,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取得最大的收效,才能尽可能的去拯救这座即将被杀戮,暴力屠戮的城市?

    何炜拿起笔,在一张雪白的纸笺上写下了一个序号和两个汉字-一,抓部队。

    要想在即将到来的劫难中做出一些事情,光靠自己单打独斗是没有用的,自己必须要抓部队,必须要掌握一支部队,这一支部队的人数可以不用很多,但是一定要足够精锐,部队是自己做事情的保证,但是抓部队,要部队,自己也面临着两种可能性。

    他所期望的最好结果,是能独立带领一支部队,也就是说最好能不在野战部队序列里面,这样就可以有比较自由的指挥调度权,反之,他最怕的,就是自己给打发到野战部队里面任职,比如让自己去教导总队当个连长,去八十八师当个营附,或者去某个师当个什么参谋。

    要是这样那可就彻底玩完了,野战部队必须听从上面层层指挥,真要是这样,自己多半落得个战死在紫金山或者雨花台的结局,连自己这条小命都保不住,救别人那就更是痴人说梦了。

    何炜起身,在宿舍内徘徊踱步,心中琢磨着要以如何的话术,如何的沟通,才能达到自己抓部队的目的。

    几分钟后,何炜再次提笔,写下了第二个序号和文字,二,怎么救。

    如果完成了第一个抓部队的目的,那么自己就该研究下一步,怎么去拯救这座城市,这个其实还真的不难考虑,首先,想要守住这座城市,那是百分之一万没有可能的,南京这地方就是一座背水孤城,自古以来就是一座易攻难守之地,而且,国军也没有足够精锐的守城部队,在原本的历史上,守备南京的部队看起来番号很多,其实部队的质量不敢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