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她的心目中,将军的战斗力,那就是战神级别的。一刀砍一个脑袋的蛮力,直接被她奉为了偶像。

    至于她心目中的并列第二嘛,那自然是清临渊与洛染了。

    以前被他们一招秒的她,现在,居然有能力与他们过招了!这可当真是一件,让人值得欣喜的事情。

    至于祝九宫之流的大反派,即便武功再高,也不在她的排序里。

    以上那些,便是她仅认识的人中,武功最厉害的存在了。

    既如此,趁着这个机会,她还是可以再接再厉的,好好镞砺镞砺自己的。

    就是阿育王塔中的,那个土属性骨器,要不要寻来,成了梗在她心头中的一根刺。

    这最后嘛,自然就是老四那个渣子了。

    当然他们口中说的什么禁咒术,并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

    她之所以会失去神志,可能是因为之前的那个梦中,那个画像中的女子,也是巫族中人的原因吧。

    既是祝由术,那便是好的。对她有益的。不可能害她的。即便是在梦中,那些符篆都救了她好几回。

    虽然梦,可能也是虚假的。但是衣紫的话,就像是一粒定心丸!妹妹的手臂上也有那个符篆。自己的家人,是不可能,更不会害她的。

    而她所练习的心法,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才对。她是因为着急练岔了气儿,才出现了走火入魔的反噬现象。

    但是咳血那一扒,确是实打实的,从肺部开始的。她“三番五次”的晕倒,此次又是由肺部开始的咳血,很显然的说明了一个问题。

    她——绝对是被人给下毒了。而那罪魁祸首嘛,自然是那个老四了!!

    衣紫不在她身边的情况下,她要如何自救呢?!这确实是个问题。

    她日进斗金的理想,又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莫名其妙的,她真的很想回汴京城了……

    就在崔少愆天马行空地,神游之际,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出现在了代州城中。

    本该履行七日之约的杨铁牛,却在半个月之后,才顺利的抵达了代州边境。

    抬手轻触了下额头上的刺字,杨铁牛将头上的幞头,又往下压了压。

    作为逃兵应得的后果……其实他想的到。多数时候——都是斩立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