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萧元漪听了程少商的话大怒,当即就拿起一旁的剑和程少商打了起来,莲房虽然会一点拳脚,但是在武婢面前还是不够看的,程少商一把将她丢到了门外,拎起一旁的桌案就抵抗了起来。

    等到萧元漪一剑将桌案劈开的时候,程始才带着程家儿郎赶到,看着眼前这一幕,当真是气得不行,连忙上前阻拦,差点被萧元漪给刺中。

    关键时刻还是程少商的桌案靠谱,方才劈成两半的桌案,其中一半被程少商丢到萧元漪身前,正好替程始挡住了萧元漪的那一剑。

    “够了!

    这是家里,你们母女俩这是做什么!

    有什么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在家里还动起剑来了,传出去,旁人指不定说什么呢。”

    程始挡在程少商身前,看着萧元漪放下了手里的剑,才勉强上前开解。

    “夫人啊,你这这这又是为了什么啊?”

    “晌午宫里传出消息,皇后在长秋宫吐血,因为你女儿,你的好女儿,若不是皇后救回来了,此刻只怕全家都要跟着倒霉了。”

    “萧将军就为了这?

    送消息的人没有告诉你,皇后吐血是因为五公主吗?

    她没有告诉你,皇后能醒过来,还是因为我救的及时吗?

    她没有告诉你,我出宫是因为陛下要处理家事,不方便我在宫里,我和子晟这才出宫的吗?

    什么都不问,进门就是一通训斥,直接动手,萧将军,有你这样的生母当真是危险之极啊!”

    程少商说完就将手里的另一半桌子丢到了地上,拉着莲房出了院门。

    “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一出门,程少商就直接拉着莲房开始看了起来,莲房连连摆手表示自己无事。

    “主子,您放心,奴婢知道自己身手不好,所以穿得可厚了。”

    趁着眼前无人,莲房将自己的袖口往上翻了一下,里面赫然是一副早就绑好的金属护臂,看着自己的人没有受委屈,程少商干脆带着莲房去自己的商铺溜达着去买了些吃食,直到掌灯时方回。

    一进院子就看到了等候在正堂的程始,程少商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莲房示意她离开,随后自己带着最后一包羊肉进了正堂。

    “阿父,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面对一脸委屈的女儿,程始也实属无奈了,不论如何今日的事情确实是萧元漪的错误,自己不能将气撒到女儿身上。

    心中暗暗的告诫自己以后,程始尽可能的挤出来一个笑容。

    “嫋嫋啊,你告诉阿父,你的拳脚是跟着谁学的?”

    “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你的拳脚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