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难得的几次旁观,罗炜觉得,封肃这货虽然坑人,也仅仅像极了现代企业中个别采购的嘴脸,20块钱的灯泡上报起来能直接提价到35,也没见这些企业因为这种蛀虫倒闭的。甄士隐最后的落幕还是要归咎到他始终认不清现实,一味地沉静在旧日的繁华与昔日的悲伤之中不可自拔,连必须承担养家之责的基本道理都抛诸脑后。

沐知春见到他这副做派,越发的不想理会,甚至他什么时候跟着跛足道人走的都不知道,也根本没心思阻拦。等发现的时候,封氏那边都已经大病一场彻底放弃了寻人,只踏踏实实的领着娇杏和桃婉跟着自己的父母过活。

亲眼见到封氏虽过得粗糙,却能安全平淡的吃饱穿暖,偶尔听到个把酸话也能坦然相对,沐知春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也不再往小汤山那边去了,只踏实的住在镇子上等着高中的贾雨村的赴任。

可左等右等,等来了新任太爷,是一个胡子花白的姓郭的老年书生形象。这可不对,这个时间段,应当是贾雨村第一次发迹,正意气风发的时候,第一个正式的官职就是这边的父母官,可现实却发生了偏差。

罗炜和沐知春不明所以,更让人不解的是,他俩居然在镇子上见到出来摆小食摊的三宝他娘,以及一副新嫁娘打扮和三宝相互帮衬着干活的娇杏。敢情贾雨村没得到官,连看对眼的媳妇都嫁作了他人妇。

小汤山的镇子本身就没多大,以免多生枝节,二人只得先去了金陵城和小武他们六人汇合。

事情既然有了变化,罗炜和沐知春在金陵城盘桓了将近一年,便一致决定要先去扬州城一趟,看看接下来的发展。其实更主要的是,他俩对萝莉版林妹妹一致的表示出了心向往之。

………………

前面提到过,罗炜和沐知春跟小武、石榴姐以及四香是分开行动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钟大河给的考核注意特别强调了一点,千万不能影响主线情节的走向,因此在罗炜完成了霍启的退场一鞠躬之后,他算是成了个自由人,而沐知春替代的甄英莲却还有后续的大戏等着她。

大戏的舞台就在金陵城,自己这边对甄士隐一家还有些不放心,也不方便带着太多人,索性先让小武他们去那边安置。姑苏虽离着金陵不算远,可古代行路无论是速度还是安全性都难顺人心,于是罗炜就在姑苏城找了口碑不错的正源镖局姑苏分号,请了两个镖师护送他们。

没想到纸上寥寥数笔,现实的日子却如白驹过隙,难怪沐知春说这类剧情收集向的考试最是磨时间,等着英莲这具小身子慢慢脱去稚气,初现小少女的风景都是件熬人的事情。

罗炜之前的“跟着甄家可能还有线索”也就是宽人心的说法,看过红楼的人都知道,甄士隐的后续其实和整个红楼的发展并没有太大关系,无非就是发表了一堆对世事的无奈与感慨而已。主要还是考虑到沐知春当了几个月的甄英莲的心情,人非草木,与封氏朝夕相处了多时总是有些感情的,小丫头对这个柔柔弱弱的贵妇人的晚景生活实在是放不下心。

好在封肃这家伙再坑人,对亲生女儿还是疼爱的,甄士隐这个废物点心的彻底离开,似是解开了封氏身上的一道枷锁,犹如被大树彻底遮蔽的娇弱小草初见阳光,可能一时半刻觉得被炙烤得难受,可随着对环境的习惯,杂草生命力的顽强也展现了出来。封氏本就是殷实农户出身,虽然这么多年被养得娇贵了,可一旦振作,也能踏踏实实的把日子过起来。

说起小武他们六个还有另两桩奇事。

第一桩就是鼍洁带着他偷偷潜入衙门“伪造”身份那事。没想到等一叠文书拿回来交到罗炜手上,他仔细一瞧,路引、空白文牒倒都还正常,只是户籍凭证出了点问题。他一开始的交代是弄出失去长辈的华家一家人,要是凑成一家子实在人多的话,分成两房三房都行。

可最终成型的却是华察和肖氏一对主家的户籍,加上六个家奴的身契。罗炜对此瞠目结舌,小武却振振有词,相比一家子姊妹兄弟,两名主子领着六名下人的配置显然更为合理,这也是他们六人商量之后一致的意见。虽然不大能接受,可小武说的也确实更符合这个年代的主流价值观,不过沐知春还是做主把所谓的“身契”交到他们各自的手里,也算是对他们自由身的一种保证。

第二桩就是葫芦庙大火前一日发生的事情.由于当时只考虑要去金陵城,还没有想起来要请镖师护航,代步工具就成了眼前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天蒙蒙亮的时候,小武和石榴姐就把罗炜和沐知春领到后山的一个隐秘山谷处,先是在一人多高的杂草堆里扒拉出两辆破旧的车厢,再往里走,硕大的榕树底下居然拴着两头啃草的老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