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罗炜被气了个倒仰,浑身上下摸索了一遍,身上除了狗牌就只有那枚鼍洁龙珠,并没有手机的影子。这下可好,他要怎么找钟大江,又该怎么提交工作报告?

想了想,沐知春那边应该和他前后脚,便在大厅里转了起来,原以为能找见人,却发现另外几个隔间虽然灯火通明,实则已经停止了服务。也就是说,偌大的地方只有他自己和先前那个眼镜妹。

正在考虑是不是要硬着头皮找她打听打听,外头突然骚动了起来,隐约听到有人喊:“魏三爷终于出来了。”

他反应不慢,往门口走打算瞧个究竟,那个眼镜妹突然噔噔噔的冲了出来,越过罗炜跑出了门。

罗炜跟在她后头,刚迈过门槛就看到罗伯特在门口抬腕看表:“11:59,只差一点点,魏老三的运气不错。”

罗炜了解他的意思,再有不到一分钟就过了阴历八月十五的报到日了,不过他还有疑问:“不是在这边登记吗,这些人怎么往里头跑?”

“走吧,”罗伯特叹了口气,边往外带路边说,“他们是世家出来的,不一样的……”

见渣爹欲言又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钟大江第一回找上他的时候就提到过,所谓的海选不过就是虚假公平的一种形式,看看就成,千万别往心里去,不出意外,像他这种草根都是没戏的,地府这边也就多了几个抹去记忆重新投胎的陪太子读书的冤死鬼而已,不然他也不会上赶着答应当什么劳什子救助站的站长了。

迈出储君宫苑大门的时候,古朴沧桑的钟声刚好响彻整个幽冥。

罗伯特拍了拍熊猫摩托的后座,示意儿砸坐上去。还是那般的风驰电掣,父子俩沿着来路又返回了枉生城。等进了城,速度放缓,不用担心灌一嘴风,他才开口介绍起了地府下辖的区域。

正如钟大江说的那样,整个幽冥界占地将近5000万平方公里,除去五方鬼帝九大世家占据的将近1000万平方公里,如果均摊给十殿阎罗,人手也该有400万平方公里的样子。可实际上名义上统管整个幽冥行政和军队的第五殿阎摩罗王,也就是世俗认知的、名声在外的阎王爷却只有地府辖下东西南北中五座城池极其周边,合计也就1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从占地上就能看出,不可谓不憋屈。

地府常驻人口多定居在东面的枉生城和北面的三间城,南面南岸城归属于地府的阴曹一系,也就是军队驻扎的城市。相比之下,更广为人知的却是西面的枉死城,那里多是等待投胎者的盘桓之地。

枉生城内水道纵横,熊猫摩托下了霓虹闪烁的彩虹桥之后,直接在一家氤氲在暖黄灯光的二层原木小楼前停下,小楼的正大门前树立一块同样暖黄的石碑,上书“十娘酒吧”。

罗炜还是头一回见到连内饰都搞成农村年画风的酒吧,看那糙木的吧台和桌椅,看那宛如干草铺地般的地板,再看那一墙的茄子辣椒蒜头玉米棒子,要不是确认的确是自己一步一步走进来的,都要怀疑突然遭遇了时间空间的双重传送了。

罗炜嘴角抽搐的扭头跟罗伯特说:“这地方,挺别致哈!”

罗伯特倒不以为意:“这边呆久了,能看到这种欣欣向荣的假象也能聊以慰藉。”

酒吧里寥寥几桌,多数见到罗伯特的会打声招呼,也不见更多亲近的举动,反倒是再往里走走,吧台一里一外正在闲聊的两位美女出乎了罗炜的意料:“你怎么在这里?”

外侧的美女不是别人,正式杜曦:“很奇怪吗,我在这里约了人,还有,”她指了指吧台内的美女,“我小姑姑杜十澜可是这里的老板。”

二人打招呼的功夫,罗伯特已经以一个很潇洒的动作翻进了吧台,搂着杜十澜就是一通啃:“宝贝,想我了没?”

杜十澜被亲得小脸红扑扑的:“哼,都跟你说了留在店里陪我就好,地府那边的小破鬼吏有什么好当的,一当差就是十天见不到人,看你都累瘦了。”

罗伯特又啄了一口:“嘴真甜,我这不是不能让牛旭和周国华比下去吗,不能让人家说你杜十娘挑男朋友的眼光越来越差了。”

“咳咳咳……”罗炜听闻直接被一口水呛咳住了。

罗伯特这才想起了什么:“对了十娘,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儿砸,罗炜。”

这女人不会就是渣爹传说的粗大腿吧,罗炜一言难尽的表情,纠结着该怎么打招呼:“阿姨好。”

杜十澜先是怔愣了好一会儿,表情一下子变了,到不是什么心有芥蒂,相反居然相当亲昵,她啧啧两声:“你和我家杜曦也是朋友吧,还是随她一起叫我小姑姑好了,没想到啊……”接下来便是扯着罗炜的胳膊一通打量。

罗伯特对杜十澜对儿砸的亲昵不解,不过能相处融洽也是好事:“没想到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