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罗炜瞪了他一眼:“不是让你改了么,别老朕朕朕的,我们这里不兴皇帝,也不差你这个皇帝。”

见汉灵帝那边怂怂的闭嘴,刘洪咬了咬牙,几分羞赧的开口:“家父刘世渊,是开国县公嫡次子,与当今丞相殷开山乃同窗好友,我自幼与殷家温娇小姐定亲。只可惜,家中因变故被夺爵,父兄均被流放岭南,因我年幼还未入世,发还了生母的嫁妆之后便和母亲相依为命。十年苦读赴京赶考,我深知家境败落至此也不敢高攀温娇小姐,进京后不敢直面殷丞相,只托丞相府门房归还了当年的信物。”

“不想几日之后,一名叫喜儿的小丫鬟找上门来,说是丞相有请。我不疑有他跟着去了,确是在相府偏院见到了久候的温娇小姐。我承认没能把持住,和小姐互诉衷肠之后私定了终生,还……还……我当时确是立誓非温娇小姐不娶的,只可惜,开考前不久收到老家的来信,母亲意外身亡,不得不放下手头的事情回乡奔丧。”

“回乡后办妥了母亲的身后事,开始守孝没几日,便收到了温娇小姐和殷丞相的亲笔,温娇小姐说她已有身孕月余,并且告知了父亲。而殷丞相虽恼怒,却也催促我尽快回京下聘迎娶。我得知消息一日不敢耽搁的搭上一艘货船往京里赶,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途中遭遇了水匪,船上的护卫与水匪争斗期间,我不甚落入水中,后来就被钟大人接到了这里。”

虽然唐僧出世的这段前情提要还是头一回听说,不过他是刘洪儿砸的这件事还真被不少有识之士料中了。陈光蕊碰上这么一对,估计也是有史以来最憋屈的状元郎了。他是招谁惹谁了,得中状元,跨马游街,人生巅峰之时,“咵嚓”从天而降一个大雷,呃不对,是从天而降一个红绣球。

“喜从天降”的结果就是得了个心有所属,身有所属,肚子里还揣了个别人娃的媳妇。即便事后察觉不对产生怀疑,再想清算,这位便宜媳妇的后台老子能让他直接崩了牙,无实权的粉·嫩状元郎PK大权在握的老辣大丞相,妥妥的完败,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和自己的仕途、身家性命相比,其实喜当爹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忍一时海阔天空,俗话说,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么。问题是万万没想到,便宜媳妇那个传说中已经死得透透的的情郎居然还能王者归来。甭管是刘洪和殷温娇提前串谋的也好,还是刘洪单方面的因为夺妻夺子之恨对陈光蕊痛下杀手,反正注定了史上最憋屈的状元郎的退场一鞠躬。

罗炜现在很想知道的是,那位替代了刘洪从水里爬起来的仁兄会怎么选?反正如果是他自己,应该不会走原主的老路,倒不是怕十八年后唐僧的清算。毕竟掐着时间,无论是捞足本后退隐,天大地大;又或者狠辣一些的做法,直接把唐僧扼杀在萌芽之中,都是一种解决的法子。主要是殷温娇哪怕再美貌过人,到了他这边也已经是第三手了,实在是过不去心中的那道膈应。

何况,他也是学不来眼前这位正版刘洪的一派公子如玉的,假扮人家的真爱,只有分分钟掉码这一种可能。

没有人比罗炜更想尽早送走这帮子祖宗了,可从渣爹罗伯特那里听来的有关地府公职人员的相关,地府公职人员一共十五级,非公职在身的情况下,十到十五级连地府之外的幽冥其他区域都去不了,七到九级只能在整个幽冥界的非限定区域活动,四到六级可以延伸到幽冥界驻阳间的外派机构,只有一到三·级的高级官员才能在阳世随意行走。

罗炜这样的小虾米,即便钟大江这位上司再肯帮忙,外加罗伯特配合在粗大腿杜十澜那头使劲,顶了天了一转正也就是个十级办事员,一旦转正连地府的范围都出不去,和直接死了也没啥差别了。与其这样,不如这个救助站站长一直兼着,因此他也从来不问要把这些人养到何时。

面对刘洪希冀的目光,洪太尉倒是先开了口,他一捋八字山羊胡:“昔日在卫国长公主府上听过一剧,长公主最爱诸宫调,于公主寿宴之上,就有那来自钱塘的汝斋演剧团敬上的,杨团主的新作《僧子复仇记》,讲的就是相女飘零,其子复仇的故事。”

洪太尉摇头晃脑的说得乐呵,刘洪越听脸越黑。这出戏据说是根据大唐贞观年间真人真事改编而成的《僧子复仇记》,横看竖看都不像和刘洪没有关系的样子。

问题是剧中的刘洪是个趁殷温娇去庙中祈福,强占了相府小姐的恶匪,温娇小姐不堪受辱,准备自尽,却被丞相父亲救下,问明情况,派人把刘洪杀死抛江。殷丞相为了掩盖女儿的污点,搞了抛绣球招婿,上天注定砸到了新科状元。洞房之夜,温娇小姐不愿欺瞒夫君,道出了实情,自请下堂,没想到陈光蕊颇为怜惜,不计前嫌,自此夫妻和美。后来就跟《西游记》里的差不多了,恶人刘洪命大没死,联合另外几人设计,在夫妇二人赴任途中弄死了陈光蕊,强占了身怀有孕的温娇小姐,茂名顶替了陈光蕊的身份。温娇小姐为了腹中的遗腹子忍辱偷生,生产后顺江将儿子送走,后被僧人收养。直到最后,僧子十八年后与母相认,替父报了仇。

刘洪听完整个剧情,险些气背过气去,抚着胸口平复快炸了的胸膛。

罗炜全程看着洪太尉那两条眉飞色舞的小新眉,很有一种揪下来踩两脚的冲动,于是阴森森的问道:“洪太尉是吧,我只想问一下,你碰上钟大江之前在干嘛来着?”

洪太尉看天看地:“官家派我去江西龙虎山上清宫宣旨于张天师,不想天师竟戏耍于我,后来,后来,我便偏要上清宫的道人陪同游山,之后又非打开‘伏魔之殿’不可,然后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