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团龙港戏剧学院是华夏培养演艺专门人才的高等艺术类学府,前身是团龙港演艺人才公会专设的演艺人才培训班。

由于团龙港市在演艺娱乐圈的独特地位,当年大学城的选址其实是迁就着戏剧学院来的,可以说,团龙港戏剧学院的位置处在大学城的主干道大学路的绝对黄金位置。这里充满着青春、阳光与活力,几乎成了全市颜值担当的地标。

出租在门口停下,罗炜领着高衙内、镇关西和霍启熟门熟路的往里走,这是他毕业四年后第一回回到母校。进门便是直通中心建校纪念碑及星光广场的中轴线——演艺大道,演艺大道两旁的树林掩映间,左右对称的分布着两栋规模相差仿佛的大型建筑物,左手边是综合体育馆,右手边的则是演艺大舞台。

罗炜一行沿着演艺大道直直往里走,离着星光广场还有两百左右,直接右拐进了岔道,接下来左转右弯的越过好几处建筑群,弄得本就不明所以的三人更加的摸不着头脑。

高衙内率先开口:“你非把我揪出来干嘛,明天还有比赛呢,耽误我排兵布阵。”

罗炜切了一声:“排兵布阵没看到,我去的时候,光看到你在‘作战室’里撩那个总经理秘书了。”

镇关西闻言笑的贱贱的:“那个小娘们一看就和那个老总有一腿。”

二人堂而皇之的侃侃而谈,虽说国庆假期的缘故,来来往往的学生少了许多,却不妨碍他们看西洋镜一般的冲着罗炜这行人指指点点。主要是在这个颜狗横行的时代,一群丑八怪跑到男神女神扎堆的地界不但不自惭形秽的苟着,反而如此高调,实在令人费解。

罗炜虽不觉得自己长得多差,却也曾经惨遭碾压了四年,习惯成自然。领着三人最终溜达到了靠近宿舍区域的校内购物一条街,钻进了一家在整个大学城都颇负盛名的情初开咖啡·简餐。

几人推门进店,只听见当当的门铃响了三下,后头的三个先一步傻眼了,标准的美式田园风内饰,四处鲜花著锦,令人心旷神怡,墙面上堪称团龙港戏剧学院明星校友的缩影,简直星光熠熠。这里是情侣或者准情侣爱情的萌芽之地,也是男男女女边温书边相互勾搭的好去处。

虽是假日,里头的人着实不少,罗炜不以为意的朝里头走,跟柜台后头的带着纯日耳曼血统的金发碧眼的帅哥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了,罗万象。”

罗万象灿烂一笑:“好久不见,阿炜,”随即指了指最里头的包间。

一进门就瞧见了久等的二女,罗炜问黎小凝:“你好点了吗?”

黎小凝的眼睛还有点肿,却也平静了很多。

罗炜见她的状态不错,一拍桌子开口道:“凭咱家凝凝的条件,妥妥的男生梦中的女神,之前能看上张文远那是他小子的福气,二人互许了终身并不是一句‘失忆’就能摆脱干净的。凝凝你给个准信,如果非要在张文远身上吊死,瞧见我带的帮手没有,咱哥几个义不容辞就替你当个挖墙脚的先锋官,如果你想来个一别两宽各自安好,还是咱哥几个,今儿非替你出了这口气不可。”

瞅了瞅自己找来的这帮子人,貌似挖墙脚和揍人都够呛,谁叫够分量的主力大部队都在度假山庄蹲着呢,远水救不了近渴,能拉来的人当中,高衙内别看猥琐,实则歪点子贼主意巨多;镇关西别看还是一身伤,实则也是个脑筋贼溜,卖相也很唬人的主;至于霍启,好吧,罗炜承认他是顺带的,也不是没什么优点,毕竟存在感低还听话的家伙,至少跑跑腿帮帮忙还是可以的。

罗炜在绝大多数人一脸蒙圈的情况下大致介绍了张文远事件的全过程,并且首次做了深刻的自我检讨,毕竟听信钟大海、钟大江、钟大河的一面之词,没有考虑到副作用,轻易做出了决定是他做错了。然后,他双手在黎小凝面前一撑,郑重的凝视她那双微肿的眼眸:“凝凝,是骡子是马,就等你一句话了。”

黎小凝先是有些傻眼,等反应过来噗嗤一声乐了:“难得见你这么正经的样子,我都不习惯了。我黎小凝看中的男人怎么可能轻易的撒手,”随即叹了一口气,“可当小三挖墙脚什么的,也太跌份了。”

罗炜一弹响指:“得了,小不小三的就不用提了,一手的消息,高扬和那个辛茹只是青梅竹马,二人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呢!”

燕朵朵惊讶:“凝凝都没查出来的事情,你哪里来的消息?”

罗炜很嘚瑟的一指外头:“你以为,黎大小姐在情人林里悲春伤秋的时候,罗万象突然出现,把你俩请到这里来,是什么缘故?”

燕朵朵更吃惊了:“我还以为这位日耳曼大帅哥是觊觎凝凝和我的美色呢!”

罗炜撇嘴:“凝凝有美色我承认,你么……”

“你什么意思!”燕朵朵羞恼,准备去扯某人的耳朵,被黎小凝拦下。

罗炜继续:“你当真认不得他了吗,你们见过的,他是来给我补习英语的罗尔夫·施密特。罗万象是他的中文名,因为他的媳妇姓包,包罗万象,所以就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中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