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年三十,是华夏民族团圆祭祖的传统佳节,和华夏大地上其他地方一般,河东郡的安邑县城也充满了喜庆的气氛,在不知情的老百姓眼中,当真是一派太平盛世的气象。

自打罗炜一帮子受到金华与何大师的阵法牵连,穿到了这个莫名的三国世界已经过了将近三个月,他这会儿算是大致明白这俩货在整什么妖蛾子,并且几乎要给他们跪了。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说就是“想方设法回到过去去弥补一些自己上辈子的遗憾”,可人家穿越,要么穿一个人,要么穿一堆人,他俩搞出来的那什么“乾坤回溯无敌搬运大阵”(罗炜自己瞎编的名字)竟然把整个水月庵给搬到了三国世界。

另外,即便把《太平要术》的创始人南华老仙和地府十殿阎罗都拉来,也没法子真的把时间回溯,所谓“光阴一去不复回”并不是说笑的。因此,对何大师来说,“乾坤回溯无敌搬运大阵”能把他带去的三国实际上压根不是他曾经留有遗憾的那个,即便达成了所谓的心愿又有什么意思。

想想这三个月的咸鱼日子,罗炜就觉得脑阔疼,他现在反正啥都做不了,只能跟个富贵闲人一般的在安邑的大街小巷里转悠。

今天的街道上年味十足,一派喜庆,行人虽然不少,倒是少了往日走街串巷的小贩,就连街道两边的铺子都有超过一半处在关门歇业当中。

远远的,从北面来了一辆华丽的马车,赶车人直接在罗炜面前停下,窗帘一掀,露出一张圆圆的大饼脸:“哟,你今天这是什么造型,梅长苏吗?”

罗炜没好气的白了来人一眼:“你还看过《琅琊榜》呢?”

大饼脸唉声叹气:“刚看完第一部,正打算啃第二部呢,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再能看着了!”

罗炜倒是乐了:“我说小胖同志,貌似这边才是你老家吧!”

董胖胖继续叹气:“物是人非呀,我现在的身份实在是太难了,再说了,过惯了便捷的现代生活,回到这里,反正哪儿哪儿都觉得别扭。”

罗炜被拽上车后,马车朝着别院的方向不疾不徐的行驶,车上除了他和董胖胖之外,还有一名身材高高大大的黑巾蒙面人。

罗炜见到这人后就跟看到一线生机一般,代表着令人麻爪的事情总算有了一点头绪。

蒙面人把黑巾拽下,这人正是吕布,他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罗炜瞪他:“少来这套,我们遭到池鱼之殃被弄到这个鬼地方,我急都急死了,吕哥你就别跟我逗闷子了。”

吕布不依不饶:“反正有两条消息,你总要先听一个再听另一个。”

罗炜那个气啊:“那你先说好的吧!”

董胖胖傻眼:“都说先苦后甜,你咋不按常理来呢?”

罗炜哼哼:“你管我,反正都三个月了,一点指望都没有,再没点好消息安抚一下,这日子没法过了。”

吕布难得好脾气:“我们先前分析,何大师和金华是研究了全本的《太平要术》才摆出那什么‘乾坤回溯无敌搬运大阵’,咱们如果想回去,要么也学会摆那个阵,问题是就算能弄明白怎么摆,除非那两人肯配合,不然也没人会主持,要么就只能想法子把传授《太平要术》的那什么南华老仙给找出来。”

“别说,身为妖精,还真有点门道,我跟他们跑了一趟巨鹿,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没少折腾着到处跑,找了一些不出世的山精妖怪打听了一番,还真打探出符合须发皆白,碧眼童颜,手执藜杖的仙人形象的老者,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南华老仙无疑。他大约是一路东行,雕兄还领着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尽力追寻他的行进路线,只我先行归来,免得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你急出个好歹来。据雕兄推测,这位南华老仙应当是打算出海的。”

罗炜闻言大喜,他本来对寻找南华老仙这件事情不报什么希望,还在考虑要怎么说服何大师跟金华呢,没想到把几个小妖精卷了进来,不但不是累赘,还是个意外收获。

可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罗炜还在为有了回归线索这件事情高兴呢,就被吕布带来的坏消息给震惊了。

“有了南华老仙的音信之后,雕兄就让我先回来捎信,那边他会盯着的。我折回来的时候又路过一回巨鹿,补给的同时和管亥碰了个头,你让他领着小钻风小钻雨兄妹俩打探的情况还没个头绪,倒是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张角、张梁和张宝早年有个夭折的大哥张栋,这个张栋其实并没有死,而是路遇仙人,仙人算出了他的生死大劫就在眼前,又见他根骨绝佳,这才把他带走收为关门弟子。他再次现身,说是仙人看出了世道将乱,让他出山协助明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