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打发走了下人,三人一妖正没滋没味的吃着早饭,隔着一道门帘,一个陌生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下官,从事贾诩贾文和有要事拜见大公子。”

由于论起年龄来,董胖胖假扮的这个董鲲还要大上过世的董鹏几岁,而董卓先前只有一子,旁人只称他为公子,董鲲这一回归,为了有所区分,董卓便让人称呼他为大公子。

罗炜刚艰难的咽进一口汤,一听这名字,头一撇,整个喷了旁边一桌精细鬼一脸。精细鬼骂骂咧咧的收拾干净,重新把自己遮好,同时吕布也遮挡了面容,董胖胖这才端起了架子,把贾诩叫了进来。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三国毒士贾诩啊,罗炜能不激动吗?但凡玩过三国战略类游戏的人都知道,武将固然重要,谋士却更加珍贵。有不少人试图从各个角度把三国谋士也排出个榜单来。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像是三国武将当中,吕布是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但论起谁是第二,有说赵云的,有说关羽的,有说典韦的,还有说马超的,反正那叫一个众说纷纭。换做谋士方面,从这个头把交椅开始就没法达成一致,这里仅针对《三国演义》中诸位谋士的表现而言,历史上的真实情况先搁在一旁。

谋士第一迟迟未决的两大热门人物就是智圣诸葛亮和鬼才郭嘉,貌似说谁更厉害都是有理由的,这个也不多做考量。至于毒士贾诩,甭管再多出几个版本的谋士实力排行榜,前十那是稳稳的,前五也未必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过这位毒士的点子有些歪,最擅长火中取栗、逆风翻盘、经常和拿主意的主子拧巴着来,这种属性若是碰上与他格外相投的主子,保管对他爱得了不得,可要是有那么一星半点儿让人看不上眼了,简直想把他拍飞得能多远有多远。

门帘一掀,进来了一名面相年纪与吕布不相上下,长着一双棒子国典型花美男丹凤眼,法令纹深刻的身穿文士服的高壮男子。他走上近前,直接无视了另外三人,单与董胖胖见了个礼:“大公子,太守大人临行前将郡内一应事务分派下来,由徐荣将军进行统筹。近日,朝廷邸报多有提及黄河凌汛,下官便被派了专司督办防汛相关,好在河东郡内目前并没有隐患,不过,在巡查过程中,郡兵抓住了两名细作。”

“下官彻夜盘查,动了一些刑,得知有一股黄巾乱党势力从广宗出发,正在挺·进太行山脉,可能意在我河东郡。抓住的两名细作欲借着黄河凌汛,破坏部分堤岸,在主力到达之前,让河东先乱起来。”

董胖胖吓了一跳:“这是想干什么,黄巾贼匪吃撑了不成,这个节骨眼上还打算跟我们河东郡死磕?”

贾诩说:“这件事情我已经禀明徐荣将军了,他正召集留守的官员们议事,下官只是觉得有必要禀告一下大公子。”

罗炜有些理解了,敢情这会儿的贾诩并不怎么受到待见,先不说从事这个不算官职的官职了,好好的一名大谋士,看看被分派的工作,巡视河堤,那可是擅长搞基建工程的该干的事情,再看看徐荣帐中议事,他连参加进去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压根没把他当盘菜。不过话说回来,董胖胖这个山寨的董鲲大公子的身份也不咋地,大事小情的,也没个人想着知会他一声,贾诩专门跑来他这边,这是想趁机来烧个冷灶。

吕布的声音悠悠的传来:“黄巾那边先期潜入河东的人数不可能很多,我倒是很好奇,仅凭这么几个人,打算怎么破坏河堤?”

贾诩其实一早就注意到这位新任回来的大公子身边有几个特异之人,首先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位,虽然成天遮掩着面容,但看身形,听声音,辨气韵,观之就是一名不世出的武将奇才。

大公子身旁的那位结拜大哥,也就是坚持cos梅长苏的罗炜,虽看似病弱,且平日不大多言,却是个颇有成算的。加上前头那位明显以这位马首是瞻,保不齐就是因为天下将乱,某些隐世家族派出打探的族中子弟。

老实说,梅长苏的这个造型,只要不是特别五大三粗、贼眉鼠眼、歪瓜裂枣的相貌和气质,基本都能把一个佳公子的形象立得稳稳的。加上三国这会儿还不大流行的高冷装逼范儿,以及原剧情在手,胸有沟壑的形象就这么起来了,连老谋深算如贾诩和董卓都高呼“看不透他”。

贾诩冲着吕布一礼:“吕兄问得好,我也曾关注过太平道的一些活动轨迹,判断黄巾主力会大肆从冀、兖、豫、荆四州四个方向直逼都城。仰赖山势水势,这四州对司隶的威胁最大。至于幽、青、徐、扬四州内,虽然太平道来势迅猛,始终鞭长莫及,不足以威胁到大汉的根本。”

“其实,只冀、兖、豫、荆四州足以撼动大半个朝廷,我也实在想不通,在这个紧要的关头上,有什么理由分散力量直捣我江东,还要借凌汛破坏河堤,简直多此一举。但我从细作身上搜出这种东西,根据他们所言验证了一番,才明白他们的底气所在。”

说着,便从袖筒里掏出一支枯黄的竹筒。仔细一看,竹筒的外壳被剖得极薄,一头开有一个小孔。贾诩继续解释:“小孔原是用蜡封口的,里头穿有一根沾了硝粉后以米浆封住的干草绳,至于竹筒内填装的东西……”

罗炜看到这个熟悉的造型,心中就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等吕布稍稍拍了两下,倒出一小撮黑色粉末之后,整个人都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