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花涛儿滚先是吓了一跳,随即一副不信的仔细上下打量他:“别欺负我修为不高,你身上的分明是水族的气息。”

鼍洁版敖凚解释道:“还不是因为十八道友想跟我们一道去龙宫凑凑热闹,我这才给了一颗能避水的龙珠。”罗炜闻言很配合的把鼍洁龙珠展示了出来,没想到这玩意儿在西游世界的表现形态和现实世界完全不同,浑身上下雾气氤氲,宝光温润内敛得令花涛儿滚不禁吞了吞口水。

紧跟着花涛儿滚的步子,罗炜刻意拖着鼍洁落后了几步,小声问道:“龙珠当真能避水吗,那我岂不是以后都不用怕水了?”

鼍洁白了他一眼:“避水是肯定避水的,在这里你随便乱搞都淹不死,不过回去之后就要小心了,能避水的同时你也要做好避雷的准备。”

“靠!”

碧波潭虽以潭为名,实则却是一处占地近十万公顷的温泉大湖,临近火焰山的那片水域常年保持着九十度左右的高温,越往西南,水温越低,而万圣龙宫就位于水温最为适宜的那片区域的水底。

通过避水功能下水是一种怎样的感受?罗炜用他的切身经历告诉你,那就是完全没感觉,既没有好像个隔离带那样为他撑起一个富含空气的水泡,也没有好像个只长着腮的动物似的临时在水里边吐泡泡边呼吸,水中的浮力对他而言也完全失了效,反正跳水运动员要是怀揣着龙珠跳水,不但激不起一点水花,还能跟跳楼似的直接拍在湖底扑街。难怪鼍洁和朵绒非要一边一个的把他夹在当间,三人一道往下蹦,这才缓解了地心引力带来的自由落体运动。

等到了湖底,尽管水已经全无浮力和阻力,但湖底的生态情况却很不利于正常行走,各种的坑坑洼洼沟沟坎坎,绊脚之物随处可见,脚下的触感就跟走在泥沙沼泽的混合物里一般令人一言难尽。直到真正进入万圣龙宫的范围,地面才明显有了平整硬化的痕迹。当然,要是没有罗炜这个拖累,鼍洁和朵绒大可以一路涉水过去,就好像花涛儿滚,他可受不了慢悠悠的溜达,一溜烟的先游到龙宫旁边守着了。

………………

带有上古神兽血脉的种族因其的格外强大或者独到之处,被从妖类精怪这个大类里独立了出来,但就其本身,仍旧脱不了一个妖性,而妖除了极少部分的异类之外,绝大多数有着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散漫。

面对万圣龙宫发出来的婚礼请柬,也是同理,少有能准时赴约的。因此婚礼当日,从一大早开始,龙宫里当差的小妖精们就在几位大总管的率领下,守在正门口迎客。

当然,龙宫的婚礼跟人间的婚礼也不是一码事,夫妻双方需在长辈的带领下,迎着吉日的第一缕紫气、面对婚书向天祝祷,之后婚书便被供奉在礼堂,供陆续到达的宾客瞻仰,次日再由长辈持着吸纳了紫气并接受过祝祷、以及集满了恭贺之情的婚书上天庭报备,这才算正式礼成。至于两段时间内的婚宴,龙宫可没有团团坐吃宴席的习惯,基本都是陆陆续续来一帮子客人恭贺一番就完事了。甚至关于礼金的问题,妖精界就不兴礼金这么一回事,主办方也没指望捞回本什么的,极个别能送得起的也都是那些个自视甚高的大能们。其根本原因还是人家龙宫,他看得上的你送不起,你送得起的他还嫌送来的垃圾太多污染了水域,于是索性一概不收礼。

前头已经说过了,万圣老龙王这一族在龙族之中算是弱势群体,龙子龙孙们太少,但身处强敌环伺的环境之中,虽然危机重重,他却能屹立不倒,甚至还能成为龙族“富豪榜”上的人物,连西海龙王这样的大佬都巴巴的舍了一个战斗力不弱的儿子过来倒插门,这件事情当然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