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等彻底恢复了安静,花涛儿滚一咕噜爬起来,恶狠狠的啐了一口:“不就是天上掉下个狗腿子吗?”

朵绒好奇的问:“天上是派人专程送赏赐的吗?他们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咱们这种小小的龙宫的一场婚礼了?”

花涛儿滚回答:“还不是咱们龙王爷看好了新进门的三太子,走了上头的门路,有人在玉帝那边扇了风,玉帝一高兴,就把七鑫明珠赏还了吗?”

鼍洁惊了一下,不由得多看了花涛儿滚两眼,对着一头雾水的罗炜解释:“七鑫明珠是用前任西海龙王的内丹炼制成的宝物,没有什么用处,就是贼亮。还有,那个谁后来烧掉的就是这玩意儿。”

罗炜这下终于明白了,烧了一颗珠子,就算是玉帝赏赐之物,西海龙王为毛要告儿子忤逆了,这么一烧,基本就等于小白龙亲手烧掉了他爷爷的遗骸,他不忤逆谁忤逆。

一行人在珊瑚礁群万圣公主与九头虫的临时爱巢那边扑了个空,等回想起剧情杀,去安置在公主寝宫的喜房时,晶莹剔透喜气洋洋的寝宫范围已经乱成了一片,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在整个龙宫上空的水域里战在了一起。

两道身影往往来来,白影怒发冲冠,不计后果的招招迅猛直攻,黑影游刃有余,多有引逗挑衅之意,相斗百来个回合,没有分出胜负。显然,黑影正是九头虫,而白影则是经历了平生最难堪之耻的绿帽君小白龙。

连罗炜这个大大的外行都看得出来,哪怕再来两个小白龙一块上,也不见得是九头虫的对手,不由得为他鞠了一把同情泪。此时公主寝宫外围已经陆陆续续围满了看客,众人的指指点点显然让上风者得意洋洋,下风者恼羞成怒。

正此时,一众虾兵蟹将排开人群,万圣老龙王顶着一脑门汗,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在二人的战圈旁边站定,手中金丝大环刀对天点指:“混账,混账啊,九头虫,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九头虫一边继续逗弄小白龙,一边嬉皮笑脸的回话道:“岳父大人,这小子不行啊,把公主交给这样的软泥鳅,岂不是糟蹋了公主这样的品格!”

万圣龙王恨恨道:“谁是你岳父,我家的事情又与你何干,你大闹我龙宫喜宴,是想与我不死不休吗?”

九头虫哈哈大笑:“自然不是,今日有众仙友见证,我特来抢亲,并向万圣公主下聘,七日之后又逢吉日,我必定再次登门迎娶!”随着话音,一只宝光流转的匣子脱手而出,直直悬停在万圣龙王眼前,随着盖子的打开,霞光万道。

周围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嘶,这这这,这居然是,佛骨舍利!”

九头虫继续爆料:“岳父曾经承诺过我,若能取一节佛骨舍利与你,便将公主嫁我,如今,我已做到,暂且告辞,七日之后自会再次登门!”话闭,虚晃两下,便去得远了,徒留有气无处可撒的小白龙几乎快要原地爆炸。

轸水蚓捏着乱颤的胡须念念有词:“不可能呀,九头虫的战力怎么一下子似是又突飞猛进了!”

旁边背着大袋子的奔波儿灞没怎么听清,问道:“天使,您是有什么吩咐吗?”

轸水蚓很随意的挥了挥手:“无事。”随即也看向匣子的方向。

面对一众看好戏的宾客,万圣老龙王几乎要把面前悬停着的宝物瞪出血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新娘子却一脸娇羞的扑向匣子,一看便知,比起小白龙,万圣公主明显更中意已经逃走的九头虫。比她更快的是龙王身边的星君大人,他蒲扇似的大手从盒子里捏出佛骨舍利看了半晌,居然往怀里一揣,没好气道:“此事我会如实回禀陛下,还有这佛骨舍利,本星君要一并带回天庭交由陛下处置。”

万圣公主显然很不服气,嘴巴噘得老高就想开腔,万圣老龙王则眼皮跳了跳,虽然心有不舍,却还是眼疾手快的拉住了闺女,调整了表情赔笑道:“听凭星君处置,请星君在陛下面前替我们美言两句。”

轸水蚓冷哼一声,亮开嗓门说道:“今日之事委屈敖烈龙子了,也请你一道随我回天庭,陛下自会与你公道。”

话音传出去老远也没得到任何回音,众人四下寻找,哪里还有小白龙的身影。罗炜暗叫一声糟糕,下一刻,公主寝宫的正殿陷入一片火海,涛涛烈焰之中,一道白色的龙影飞掠而出,转瞬化回人型,仰天长啸:“今日之辱,我记下了,仅以此火宣告,此仇,我敖烈来日必报!”话闭,又化回龙影飘然而去。

众人望着熊熊烈火都傻了,一时也忘了扑救,反正万圣老龙王不差钱,烧干净了再造也就是了。直到轸水蚓的面色骤变,大叫一声:“糟了!”

万圣老龙王也同时反应了过来:“完了,玉帝赏赐的七鑫明珠还供奉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