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罗炜一方面为霍启联手红孩儿在刀尖上跳舞捏了一把汗,一方面也好奇名字听起来古古怪怪的“莫恼歪耳”是个啥,难道是字面的意思,别恼火耳朵歪了?黑线。

当然,这只是个笑话,等曹叡掏出手机,把那份资料调出来,罗炜才知道,这是个神马玩意,原来他们闲来无事,最近居然哈上了外国大片,尤其是和外星文明挂钩的类型。第一次看的主题就是《黑衣人》系列,尽管后头还看了其他的,却始终对黑衣人驾驶外形酷炫的独轮摩托车疯狂飙车的场面心心念念。

一般的摩托车给人的印象是两个轮子的,自带发动机,和自行车电瓶车之流,却显得格外粗壮,或者说彪悍更加妥当的形象。《黑衣人》里的这种摩托车则完全不同,就一个轮子,有近两米高的样子,人是坐在轮子里头进行架势操控的,任凭外头的轮胎高速旋转,坐在里头的驾驶者依然稳如老狗。

无论是科技欠发达的古代,还是受到西方科技冲击的近现代,在老百姓心目中,所谓天圆地方的概念还是深入人心的,人们习惯性的站立在方的地面之上,却不妨碍对圆的追求,好比圆的穹顶,圆的桌面,以及各种圆满的心态。因此,哪怕受到了再多酷炫现代化和未来科技感的交通工具的洗礼,也抵不过《黑衣人》中纯粹的圆形独轮摩托车造型的冲击。

思维有些僵化、年龄阅历到达一定层次、也没了不切实际梦想的人可能还好些,顶多就是欣赏一下完事,可像霍启、曹叡这些小家伙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于是,他们想法子查阅各种资料,还真被他们查出了这玩意的可行性。

从曹叡怼过来的资料上可以看到,“莫恼歪耳”的最初形态在1869年就有了,还为此专门造了个单词“monowheel”,也就是之前两个雷人的谐音的出处。至于小家伙们是怎么知道读音的,感谢万能的百度翻译软件自带语音朗读功能。

直到1910年,monowheel的独轮摩托车定义才被正式确定下来,不过罗炜觉得与其说它是独轮摩托车,叫风火轮更贴切一点。之后,这玩意儿陆陆续续的也有了各种精简加强方面的升级,迄今已有百多年历史,却因其独特性,并没能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中,成为日常的代步工具。但不可否认,这玩意的设计理念和科技感的外形,确实很让人上头,连罗炜这里的一帮老古董都怦然心动。

罗炜纳闷的开口:“难道是打算把这种风火轮做出来吗?”

霍启闻言愣了一下,咂么了罗炜起的这个名字,不禁点了点头:“叫风火轮的话,还挺配它的气质的。你放心,我不打没把握的仗。”

罗炜一挑眉:“你之前接触过,怎么可能?”

霍启一拍胸脯:“自打我犯了事流窜,哦不,隐姓埋名之后,小时候学过的那点手艺就都捡了起来。”

“手艺?”

“是啊,我会打农具,装独轮车,连贵人的马车都能修。来这边之后,闲来无聊,我还拆了两台挂斗三轮和六台沙滩摩托,之后还给安上了,愣是没人发现。”

罗炜先是惊讶一瞬,然后没好气的问:“你还有这技能呢,安上之后,还能跑吗?”

霍启愕然一下,随即有几分赧然:“跑肯定是能跑的,但是,得有人在后头推着。”

罗炜啐了一口:“你这不是废话吗,拆拆装装的谁不会啊,我七八岁就能解剖包括闹钟、手表、笔记本这类的精密仪器了,也能假装装回去,只是装完之后,多了几个莫名其妙的零件就不怎么好解释了。”

曹叡帮忙解释:“你那种和霍小哥可不一样,他装回去之后确实出了点问题,但是,连厂商派过来上门维修的师傅都没看出动过的痕迹,这就难得了。”

罗炜一拍脑袋,这才想起之前夏美女和杜姑奶奶折腾预算这件事之余,杜曦还隐约提到过加强固定资产管理的问题,其中就有挂斗三轮、沙滩摩托、甚至还有定点班车的返修率太高的问题。特么,原来是这货搞的鬼。

于是有些着恼:“你是不是也动过班车?”

霍启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我就看了看,没敢拆,是……”然后噎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