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被这么一问,,马利欧神父的面色急剧变化,最终叹了口气:“千里草,何青青;十里卜,不得生。”

罗炜的眼睛瞪得溜圆,上上下下的好一通打量:“不是吧,怎么可能,你虽然较常人壮了点,可一点都不胖啊!”

这句顺口溜自然指代的就是董卓。《三国演义》里着重提到了这货胖的特点,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死后的遭遇。在董卓死后,他的尸体被丢在街头,由于天气热得离谱,身上的肥油都化成了液体,流得满地都是。看守尸体的官兵竟然无聊的做了个灯芯,怼进肥油汤里点燃,就这么一连烧了好几天。

确实夸张,真要是这副样子,敢问董胖胖同志得肥到什么程度?要知道他这样算是在死后变相的遭受了点天灯的酷刑,而正常的过程应该是先把受刑者用麻布包裹起来,搁进油缸里进行充分的浸泡,然后才能点的起来。

悟净大师虽然也吃惊,却不觉得过于意外,摸了摸自己的光脑壳道:“你这不是废话么,我长得也和蜃离、许褚不大一样,再说了,如果上辈子一副模样,转世投胎后还是那个样子,潘安宋玉就永远是潘安宋玉,晏婴左思也永远是晏婴左思,还有天理吗,还有盼头吗?”

马利欧的面色不大好看,一巴掌拍在桌面上,连房子都颤一颤。这才发现人设崩了,赶紧深吸口气,默默的祷告片刻,这才恢复原本的语调:“其实,《三国演义》是在刻意丑化董卓,而且何止丑化,应该可以上升到妖魔化的程度了。先不说胖瘦的问题,首先,董卓是走仕途的,初出茅庐便在陇西郡府担任官吏,主要负责当地的治安问题。两汉三国时期,颜值问题是明确被列入朝廷选官标准的,长得不好,连迈入这个阶层都不可能。”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著名的庞统和张松,因为相貌的缺陷,前者即便鲁肃极力推荐,孙权照样看不上;后者倒是被自家主子赏识了,可随便派个结交曹操的任务,在献计的时候却遭到了惨无人道的羞辱。还有两个典型案例,孙策和夏侯惇,同样的惨遭毁容。前者因为面颊中箭毁了容,自己就把自己给气死了;后者则被高顺搞瞎了一只眼睛,得了个盲夏侯的外号,自此性情大变,孤僻暴躁,也不再谋求冲锋陷阵的机会了。”

“如果真的丑似鬼,凉州刺史肯定连看都不带看董卓一眼,又哪里来的冲锋陷阵,屡立战功。至于一度被强调的肥胖问题,一个自小习武,能做到在策马疾驰的时候左右双手同时开弓的,靠战功起家的将领,怎么可能是个胖子。即便后来腐败了,从他进京拥立汉献帝到彻底掌握朝廷,也就三年左右的光景,朝廷里的那帮子文臣哪个不是奸似鬼的人物,想要牢牢把住朝政根本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何况期间还遭遇了各路诸侯的挑衅讨伐、还要着急忙慌的迁都长安,反正即便没有上辈子的记忆支撑,我是很难想象,如此重压焦虑之下,一个人是怎么胖起来的。”

罗炜一挑眉:“你就是想告诉我,董卓并不是个胖子是吧!”

马利欧强词夺理道:“倒是也不能完全这么说,男人么,一旦到了年纪,又疏于锻炼,多少都会开始油腻发福的。用现在的话说,算是体脂有些超标,进入中年发福阶段,但绝对没到如此夸张的程度。”

不还是胖子,顶多没有演义里那么极品而已,众人于是死鱼眼瞅着他,直接把他看得不好意思了。罗炜开口:“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就没点正经要交代的吗?比如,干嘛突然辞职,又干嘛故意暴·露自己?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不会是找我们来谈和董胖胖约架的事情吧!”

马利欧赶紧摆手:“我虽然却有不甘,这件事情只关乎我自己,却和你们那边的小董全然无关。我根本无心与你们为敌,但是,碍于那人的神鬼手段,我又不得不先应下那人的要求。”

“那人?”罗炜抓住了重点。

马利欧也没多解释,把视线转向了悟净大师:“你和我差不多的遭遇,都被记忆混乱折腾得不轻,如果让你把一切都忘了,回归过去,你愿意吗?”

悟净大师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罗炜这就不理解了:“既然这么熬人,又为了什么?”

颜良叹了口气:“我能明白,那种又疼又爽又通透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欲罢不能。”

悟净大师回答:“感觉是这个意思,但听着怎么怪怪的。”

罗炜鄙夷道:“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颜良。”

马利欧接茬:“前世的记忆犹如升级加强版的潘多拉魔盒,既然已经被打开,就再也不愿意回到过去的无知之中了。所以,在我无心与你们为敌,又不打算被人利用,更不想把得到的归还回去的情况下,我只能跑路了。”

罗炜不解道:“跑都跑了,干嘛又找上我?”

马利欧老脸一红:“我想回陇西老家,也就是现在的岷县看一看,然后,顺着记忆,把上辈子走过的地方统统看一遍。再然后,把记忆中的那些事情整理出来,出本书,让大家了解一个真实的董卓。”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罗炜也就稍稍惊讶了一下:“这是好事啊。”

马利欧继续红着脸:“可是,我没钱,除了当神父之外,也不会干其他的,而且,还得东躲西·藏的熬过三个月的PK时间,这不是听说你们开了一个度假山庄么,就想……”

“等等,”罗炜突然察觉出什么不对来了,赶紧打断,“你是说PK的期限是三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