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罗炜回答:“是不是继承人的考验什么的。”

梅芙说:“是,也不是。你看到蠢蛋手上的那块Blancpain了吗?”

罗炜茫然道:“啥玩意儿?”

梅芙无语:“就是他手上的手表,华夏这边翻译的品牌名应该叫宝珀。这是品牌历史最古老的手表,被莫非家族注资后,专门为家族重要人物搞了私人订制款,外表看起来和普通的宝珀表没有差别,实际上内有乾坤,有着不为人知的特殊功能。具体的我也不跟你细说,反正你记住三点,千万不能取下手表,千万别让杰夫随意触碰手表,明天早上六点之后,要么让他失忆,要么把他转移到完全隔绝卫星信号的空间里。”

罗炜虽然已经猜到事情大条了,却没想到竟然如此麻烦,一咬牙,无赖道:“梅姐,要不,这个烫手傻蛋,你就勉为其难收了,帮我想想法子处理呗!”

原以为会被嘲讽,没想到梅芙回答得异常痛快:“行啊,我红梅山庄里头还真有条件帮你把人看住了,不过人得你自己送过来,我可没有多余的人手接应你。”

真是猝不及防啊!

………………

猝不及防的变更了任务,猝不及防的找到了接盘侠,猝不及防的害得组织起一帮子祖宗连夜挖坑,猝不及防的特么,劳资还碰上了火上浇油,趁火打劫的主。

这么不识相的,这么不适时宜捣乱的,除了自己救助站里的活祖宗们,自然就是钟大江这货了。至于劳烦他亲自冒泡的还能是什么,又有新祖宗们即将莅临了呗!

罗炜跟个跑长线的货运司机般,连夜把人运去了梅芙·莫非的红梅山庄,这女人一身酒红色真丝吊带睡裙的亲切接待了他们一行。罗某人都没那个多余的心思欣赏一番衣领开到肚脐,裙摆开叉到大腿根部的美好风景,就把三个“肉票”甩给了吕布、薛大傻和夏金桂,让他们只管听梅芙·莫非的指挥行事,自己则开着皮卡毫不停歇的继续上路。

当罗炜弃车搭上了提前安排好人,让人家连夜加班开来的游艇之后,离着天亮只剩下六个小时了,人稍稍一松懈,由于奔波引发的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窜了上来,也正是这个时候,钟大江又要送人的消息说巧也不巧的发了过来。

罗炜正愁没有合适的撒气地方呢,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拨了过去,好半天对面才接了起来,传来钟大江试探性的声音:“你怎么还没睡呢?”

罗炜的声音不怀好意:“您老人家不是也没睡吗,我们小年轻的熬个夜没啥,您这年纪可得悠着点!”

钟大江接茬:“你我这样的,就算这会儿立马猝死,不一样是地府报到嘛!”

罗炜呵呵两声:“别贫了,你本来是计划我已经睡了,然后杀我的措手不及是吧!”

钟大江赔笑道:“这哪儿能呢,你现在知道一点都不晚,反正那几位早上才能到呢,来得及来得及!”

罗炜声音冷飕飕的:“你那边要方便的话,别等早上了,这会儿就赶紧送来呗!”

钟大江那边顿了片刻:“你认真的吗,正常情况不是都该讨价还价晚点送人吗,这么黑灯瞎火的,你那边打什么主意?”

罗炜以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口吻说:“要么你立马把人送来,要么这批人以后都别送了!”

钟大江傻眼,觉得这小子蹬鼻子上脸了,威胁道:“这由不得你吧!”

罗炜哼哼两声:“我这边可接受过黄识奕十三号劳改站外派的七个女的。”

钟大江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你什么意思?”

罗炜的语调很欠揍:“所以说,我也是有权限往其他站点派遣交流学习的人员的,对吧!”

听他把“交流学习”咬得很重,钟大江气馁道:“行吧,你让现在送就现在送,别给我整妖蛾子。”

罗炜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你应该有渠道搞来铁铲吧!”

钟大江皱眉:“这个点,你要那玩意儿干嘛?”

罗炜说:“那你别管,来的人人手一把铁铲,你就把人送到东滩,就那个可以通到白泽坊市的那个洞口前头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