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女人,们?敢情他还是被那些女人组团忽悠了。

连边上的李鬼都听出来了,拍着他的肩膀说:“哥们儿,时代不同了,这里的女人,那是白白享受了你的风流倜傥、温柔体贴、玉树临风、潇洒不羁。不但能在一段时间内占有你这个人,并且还在你这里树立了深情慷慨的人设,完事后还把给你的又统统捞了回来,你是不是连钱带蝴蝶,啥都没留下?”

罗炜说:“也不见得,至少这间小别墅的吃住人家帮他包了三个月,另外,那些不锈钢蝴蝶,也就一只落在姜循那边,没能全部成为她们的战利品,说不定问他讨,还能留下一只当个念想。”

李鬼幸灾乐祸道:“这里的女人,比你想象中更厉害,不能以常理度之,你还是太单纯了。”

这边厢,花冲拧着眉头死活想不通,那边厢,颜良和文丑已经把邓车拿下。

罗炜问:“你们怎么回事,说好的先把宣和先生送出来的,人呢?”

李鬼一摊手:“跑了呗!”

罗炜一时没明白过来,看了看人数,只有4个,追问道:“谁跑了?”

魏延说:“宣和先生拿自己当人质,让我们把他跟赵珏放跑了。”

罗炜傻眼:“什么?是我的耳朵打折了吗?”

吕布接茬:“他没说错,你也没听错,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的,高先生不是说,一开始就是宣和先生自愿跟人家走的。”

罗炜不由得叹了口气,他们本打算把一众都拿下,来逼迫魏衍露面,也不知道走脱了一个会有什么影响。于是指了指花冲,问:“他是怎么回事,你们拿不下这货?”

花冲闻言相当不满:“你没看出来吗,我的态度已经这么明显了。”

罗炜不明所以,旁边的李鬼帮腔道:“他的意思是,他是我们这一头的。”

罗炜嗤笑道:“信他才有鬼,姜循大腿根上的血窟窿可不是摆设。”

花冲则大呼冤枉:“我和那个姜循纯属私人恩怨,跟襄阳王与那位宣和先生的矛盾没有关系。以前不是一路人,现在也只是同住而已,并且对你炜哥绝无恶意。”

罗炜疑惑:“私人恩怨?别开玩笑了,你俩根本就不认识吧,何况就算他恢复了上辈子的记忆,都不是一个地方的,又能有什么牵扯?”

花冲道:“我俩那次确实是头回见,但谁规定了只有先认识了才会结仇的。也罢,我先给你送个投名状,透出一个你还被蒙在鼓里的消息。你知道吗,追着姜循的那6个妞儿其实有事瞒着你?”

罗炜愣了一下:“不是7个吗?”

花冲继续道:“7个妞儿领头的那个吴月娘应该跟你说的基本是真心话,至于后头6个,说是一道寻夫,实则各怀心思,而且跟吴月娘也不是一心的。”

被他这么一说,罗炜脑子里被忽略的那根弦还真有搭上的趋势。难怪这些女人一个个自强不息得令人发指,全不像《金瓶梅》里写得那样,没了男人不能活的样子。吴月娘还好说,基本出场就翘辫子了,但后头几个各种作妖的,原以为只是表象下的潜在设定,还曾怀疑过作者写的太片面,没涉及到她们这一面,看来还真的有些隐情。

说到这里,花冲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和那位李瓶儿其实是老相好了,虽然到了这边,容貌上略略有些变化,但那举手投足,甚至一个眼神一丝味道,我一闻便能笃定就是她。”

对哦,姜循受伤那天,李瓶儿就欲言又止的说她认识花冲,虽然没提具体关系,但一个是旷日持久的饥渴女人,一个是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俩人说是旧识,还能整出什么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