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金蝉赔个笑脸:“他们错了,我让他们改啊!”

李鬼扭了扭大粗腰道:“既然你们来了,我也准备好了,我唱一段给你们听可好?”

曹叡和金蝉齐齐扭头:“不用了,不用了。”

李鬼一手插腰一手兰花指点啊点:“哎哎哎,你们看不起我是吧,气死老娘了,老娘要发飙了!”

四小只赶忙阻止:“您唱您唱,您随便唱!”

台下之人已经笑得肚子疼了,下面真正的戏肉来了,只见李鬼兰花指翘起,一颦一笑辣眼睛的羞羞答答的勾着贾环:“郎君呀,你是不是饿得慌啊,呀呼一呼嘿,你要是真的饿得慌呀,请你就跟十娘讲,十娘给你做面汤……”

正这时,小茉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小嘴一噘,小脚一跺:“大过年的,做什么面汤!”

李鬼蹲下来和小茉眼对眼:“不要面汤,你想干嘛?”

小茉拧住了他的耳朵:“打劫,大大的红包赶紧拿来!”

哈哈哈哈哈……一片欢笑声中,李鬼的演出大功告成。

……

热闹的年味儿就这么持续着,过了九点半,宋晓慧女士便找到了罗炜这边:“你罗叔不能熬得太晚,我们得回去休息了。”

尽管山庄里的主路上灯火阑珊,罗炜还是不怎么放心二老,于是坚持着把他们送回了暖香坞的客房。今晚着实喝了不少,亢奋的神经被冷风一击,就有丝丝倦意涌了上来,他暂时不打算回去,想随便溜达溜达醒醒酒。

由于还有不少客人入住,大观楼主会场采取的是轮班制,也就是一班人去凑热闹的同时,另一班人负责前台客房安保和其他方面的服务工作,差不多每隔一个钟头,两班相互轮替一下。

同样因为需要考虑到客人,晓翠堂、缀锦阁和清堂茅舍湖滨都组织了小型跨年活动,供客人们各取所需。尤其是清堂茅舍前,除了湖滨广场的吃喝派对,不远处的沁芳闸桥上更是集中燃放烟花爆竹的指定区域。

隔着老远,罗炜就听见贾环小朋友谄媚的声音:“金蝉妹妹,这次买的烟花可全是我的功劳,你看那个,那个还有那个,这些大家伙都是我一再坚持,薛叔才肯买的,等下咱们先偷偷放一个。”

大红灯笼的光晕下,甩着仙女棒的小家伙们的身影格外明显。

只听小茉在旁边拆台:“是呀,薛叔去批发仓库的时候顺便带上了我们,结账的时候,环哥又哭又闹的抱着几个大烟火死活不撒手,后来薛叔实在没办法,就一起买下来了,但说好了,这种大号的,一天只能放两个。”

罗炜走近一些,开始喊几个小家伙,小茉照例第一个反应,小腿一阵倒腾飞扑过来。将他抱起来的同时,罗炜虎着一张脸对着贾环:“你怎么能背着大人偷偷玩烟火呢?”

贾环嘿嘿一笑:“怎么会没有大人呢,我可是找了两个大人当帮手呢!”

等绕过桥栏杆,看见桥面之上,一只占地在一平米之上的超大烟花筒边上正蹲着两个年轻人,俩人似乎对这么复杂的结构有些摸不着头脑,互相讨论着该从哪里点火下手。

罗炜一看清俩人的脸,顿时傻了:“靠,你们怎么来了,看着你俩的人呢?”认出了俩货,他当即升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拢着孩子们竟可能朝桥下退去。

这二位不是别人,正是富西村酒店客房里一个被吕布劈晕,一个被宋晓慧女士砸晕的两个家伙。上回因为焦急于家人,还没太看仔细,但这回俩人的脸同框出现,双胞胎相似的特征格外的明显。

那个先遭到吕布碾压,又挨了他一手刀的倒霉蛋弟弟竟然表现得相当窘迫,摆着手解释:“我们没有恶意的,也不是我们自己逃出来的。”

罗炜见状,将小茉塞给孩子头曹叡:“小叡,照顾好弟弟妹妹们,万一有什么事,你们赶紧跑!”

倒霉蛋弟弟的巴掌都快摇成风车了:“不不不,我们真不是来干坏事的,我们先前的所作所为其实是有原因的。”

一直没说话,在一旁打量罗炜的哥哥直接把倒霉蛋弟弟扒拉到一边去:“还是我来说吧,先跟你介绍一下,我们是一对双胞胎,我是哥哥叫乔皕,他是我弟弟叫乔赫,之前的所作所为纯属情非得已的一场交易。自打从娘胎出来,我弟倒是一切正常,但是我只是个低能儿。像我这样,自然是被人欺负嫌弃的对象,连父母都不愿意管我的死活。可我有一个虽然不靠谱,但总是维护我的弟弟,他宁可和家里头闹翻,也要护着我这个没用的哥哥。后来就一直是我们哥俩相依为命。当然,我们身边也是有好人的,像是沈叔,还有青山哥。”

罗炜赶忙打断他的叙述:“青山哥?你说的该不是燕青山吧,就是在祥和里开燕家门里百货铺的。”

乔赫惊讶得插话道:“你也认识青山哥吗?青山哥确实在祥和里开铺子的,但铺子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乔皕继续道:“青山哥的铺子因为时不时有人定制大宗货品,偶尔人手不足的时候就会找沈叔帮忙,还叮嘱他带上我们,帮一天忙,省一点的话,足够我们哥俩半个月不会饿肚子了。”

罗炜听得有些不耐烦:“你说的这些跟你俩绑票有什么关系?”

乔赫直接抢白道:“都跟你说不是绑票了,听我哥继续说嘛,你这人……”

乔皕赶忙制止他:“一个星期前,沈叔又来找我们去帮忙,这回搬的是仿古实木家具。我俩跟去了一个地方,搬东西的时候碰上了这家的主人,完事后,他单独把我们哥俩留下,说是要花钱让我们帮着打扫房间。我就记得,他问我,愿不愿意活得跟正常人一样,这个问题还用问吗,后来他说他可以帮我,但要我们俩帮他做一件事。”

罗炜眯起了眼睛:“就是让你们绑架我妈和罗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