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就算是什么大奸大恶,十恶不赦,武力爆棚,霸气侧漏的,说实在的,哪怕是西楚霸王在世,呃,好像这位,吕布还真不见得干得过,可事情总不可能真这么寸吧!

丁越继续道:“就是你那个朋友醒了,然后,然后……”

罗炜着急的问:“是吕哥打不过他,还是他把咱家给拆了?”

丁越说:“打架?那倒没有。至于拆家,貌似可能大概,倒是很有可能。”

罗炜松了口气又没好气道:“那是个人,又不是二哈,只要没打起来,就说明这孙子有自知之明,吕哥罩得住,那小子要是不老实,直接让他把人捆起来教训一通就成。”

丁越欲言又止道:“这人吕哥不太好处理,你还是赶紧回来一趟吧!”

罗炜纳闷:“支支吾吾的,到底怎么回事?”

“真的不太好解释,你过来亲自体验一下就明白了。”

………………

罗炜实在想不出是怎么一回事,顶多就是柯畅回忆起了上辈子,然后露出某些不合时宜的行为举止,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于是他慢条斯理的吃完了饭,又花了点时间,试图跟老妈沟通,最终无果后,索性也就不白费劲了。

开车返回汉宫北街13号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半,一路开车,这才有空盘算起柯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实在的,加载了上辈子的记忆的家伙其实并不用多操心,毕竟都有几十年大华夏爱祖国爱人民的教育打底,又有对完善司法体系的敬畏之心,基本上是不太会惹什么大的麻烦的,除非,这货跟郭老虎一样,受了指使。想想群叔的消息,还是觉得不太可能,毕竟之前是那副样子,之后吕布不错眼的盯着,即便有人想做手脚都逮不到空档。

直到车子在楼下停好,他看了一眼三楼的方向,也没急着上楼,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袁三千的大门开着,于是打算再找丁越合计合计。

晃晃悠悠才走出巷子,就听见吴大叔冲着二楼喊:“你快着点,咱们还要在晚饭前赶着上岛呢!”

楼上是吴大婶边甩钥匙锁门边回应的声音:“就来了,你别催了,刚才就是你催催催,差点把给咱们闺女带的东西落下了。”

原来这老两口已经结束了带队表演回程了,这会儿估计是才到家,就打算赶紧找自家闺女团聚去了,罗炜顿时觉得,年无好年,到时候别团聚没团成,再因为吴月娘的组团倒贴姜循的行为,把二老吓到。

罗炜原本是打算上前给他们做做心理建设的,可才走出去两步,就觉得自己自身难保,还管得哪门子闲事,主要是这种令人尴尬的话题压根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想想还是别瞎掺和了。

可罗炜想退了,但吴大叔却发现了他,并且用一种无比怪异的神情叫住了他:“小炜,你辛苦了。”

罗炜下意识回答:“新年好新年好,”话才出口,就觉得不对了,“辛苦?我怎么就辛苦了?”

吴大叔以一种相当惋惜的口吻说:“朋友之间是应该互帮互助的,可是吧,帮忙也要量力而为的,有的朋友虽然确实很值得同情,但是结交起来负担多过于交往,真的不怎么划算。”

罗炜还在那里有听没有懂的时候,吴大婶已经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下了楼,将东西往吴大叔手里一塞,没好气道:“哎哎哎,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听了,咱们小炜是性情中人,谁跟你似的这么市侩,”她一把把罗炜拉到一旁,“大婶之前也错怪你了,你确实是个好人,只不过吧,帮人归帮人,注意着点自己的安全。”

这对夫妇把罗炜弄得满脑子官司之后,拍拍屁股,搭上了刚到的网约车走了。目送走了两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罗炜走到了店门口,就打算推门而入。可门才被推开一条缝,肩膀就被人从后头拍了一下。

他一回头,就看见了提着精美礼盒,妆容精致,衣着正式得体的飘飘姐。

罗炜纳闷道:“新年好呀,咦,飘飘姐今年没回老家过年吗?”

飘飘姐笑得格外妩媚妖娆:“死相,明知道人家交了男朋友,今天要去见未来公婆的。”

罗炜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你交了男朋友了吗?”

飘飘姐尖尖的手指头戳在他脑门上:“还装还装,装得倒像,要不是之前你朋友来说破了,我还真被你这副无辜的样子骗了。”

罗炜已经彻底凌乱了。

随着一阵车喇叭声,飘飘姐的叨逼叨终于消停:“哎呀,我男朋友来接我了,不跟你说了,对了,你那个朋友虽然人不坏,但那脑子吧!啧啧,等节后,你还是考虑考虑带他去九院挂个心理咨询或者精神科看看吧!”

罗炜正扶着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思考着四个人先后提到的朋友,这说的肯定是柯畅没跑了,这货得是干了多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让一个个的都觉得他不正常,虽然吧,他原先是挺不正常的,但是,难道这货的上辈子同样的不正常吗?不过这还得先放到一边,关键是丁越找他告状倒还正常,好端端的,这货又是怎么想着去招惹吴大叔他们三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