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少年正被她娇嗔的小脾气弄得心猿意马,连连点头呢。小佳丽忽然狡黠一笑,继续道:“所以罗,咱们接下来好好商量,就先去嶓冢山阵眼一聚吧!”话还没说完,她的尾音已经在千里之外。

少年暗叫一声“糟糕”,都来不及跟雕兄打声招呼,便一股黑风,追着金绿色烟雾朝西方而去。

这一对冤家那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目送二人走了好一会儿,雕兄一回头,就看见罗炜诡异的眼神。

这货的一句话差点没让他原地爆炸:“那什么娇娇就是孔雀公主吧,你个王八蛋竟然连自己外甥女都不放过。”

大约是跟罗炜的情分到这个份上了,又或者如来他老人家的胳膊到底没办法够得着这边,使他的情绪松快了些,于是他几乎是跳着脚的骂开了:“我特么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不但有你这么个傻叉兄弟,早年还生下这么个傻叉儿子来,报应,真是报应呀!”

在他的讲述中,一个西游中不为人知的秘密正在被揭开。

你若上网上去查《西游记》狮驼岭三个大王的资料,青狮白象或许会有些跟之前剧情产生歧义的地方,但指代的对象是青毛狮子怪和黄牙老象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但这个老三就很奇怪了。

首先,青狮白象不过是两个菩萨的坐骑,两个坐骑和一个如来亲娘舅,孰轻孰重?从身份上考量,他俩在三巨头的排行中根本不配坐头两把交椅,哪怕按照能耐排,从VS取经小分队的战果上看,他俩也根本不够格。

其次,这个金翅大鹏雕的品种也很成问题,同属于天空霸主的猛禽,看似差不多的几个品种,小型的叫隼,中型的叫鹰,大型的叫雕,再往上便是鹏。

庄周的《逍遥游》有云: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秘制,一个微辣!

啊呸,应该是: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总之,在世俗的认知中,鹏这玩意儿是由鲲演变而来的,并且只是传说中很有神话色彩的东西。

如来老爷子说得好:“混沌初开,天地交·合,万物皆生。飞禽以凤凰为长,凤凰得交·合之气,生下孔雀和大鹏。”可见,罗炜一直雕兄雕兄的喊人家,其实是把人家喊廉价了,非要认个兄弟,也得喊“鹏兄”才合适。

事实上雕兄这个品种的全称应该是云程万里鹏,不但不是雕,连所谓的金翅也只是根据他的外形特征给取的名字,相当于一个外号而已,就跟喊人家“小红毛”、“光头强”是一个道理的事情。而真正在西游狮驼岭惹事的三大王,其实就是先前见过的雕兄的那个儿子,也不知道他又是跟什么种族串了种,反正好好的鹏却生了个雕儿子。

这样就说得通了,在如来没能彻底坐稳佛祖宝座之前,他在身份上跟什么燃灯、弥勒、文殊、观音、普贤、地藏算是平起平坐。出于先天不待见所谓的“佛母”,和佛母身份相当的娘舅雕兄顶多也就算个给点面子,那么雕兄的儿子,自然就和所谓的坐骑一流身份相当了。

再说说西游中,所谓金翅大鹏雕前后近似于腰斩式的表现,孙猴子也有类似的情况,闹天宫时的他与取经途中的他简直堪称战斗力的坍塌,不过这点还能以放养的野猴与套上紧箍咒的家猴的说法圆回来。

那么金翅大鹏雕要怎么说呢,西游三保镖VS狮驼岭三魔,老猪和沙和尚不敌被抓是意料之中的,但孙猴子自知不能硬来,驾起筋斗云打算先遁为上,猴子的速度大家是知道的,结果愣是被金翅大鹏雕追上擒拿了回来。随后猴子后来再次叫阵时,大鹏就再没逮到过他,但里头肯定有猴子吃过一次亏,提前有了防范的原因。后来,灵山派出文殊普贤俩主子把青狮白象收了回去,以至于大鹏孤立无援,结果人家直接跑去大闹灵山,来了场1VS500,跟五百罗汉来了场不知道是真还是假的大战,反正五百罗汉到底也没能奈何得了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