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虽然人死后会根据习惯、信仰、爱好、魂魄属性等诸多原因,不排斥非东方属性的亡魂进入幽冥界,但就像村庄不欢迎狼的拜访,狼窝也不欢迎村民的光顾一般,幽冥界和冥界本身处在互不承认,且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中。

更有意思的是,现今地表划分东西半球的界限,也就是西经20度与东经160度的这个环,也刚好是幽冥界与冥界之间的界限。这个老死不相往来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互不顺眼也是有的,却不存在什么互相敌对的情绪,毕竟有接触有争端才会互相敌视。西经20度与东经160度的界限比银河还要顽固,好歹银河两岸的牛郎织女每年还能搭桥见上一面,而这个界限却是个千万年牢不可破的壁垒,这才是血衣执事丹尼尔·卡帝尔出现在这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黄莳料到了黄武必定不会错过机会,料到了他吃一堑长一智之后必然会想着带撑腰的帮手,却万万没想到会招来这么一位。作为目前大热大恼殿的话事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刻的局面了,只得将目光投向钟大江和罗炜这边。

也有人正等着他介绍目前为止依然没有露面的黑斗篷男,只是黄武显然没有这个意思,很随意的从袖子里抽出一支墨黑墨黑的笛子,边拍着掌心边说:“我这人挺有自知之明的,昔日奇差半招,甘愿将位置让出,连嫡系的身份也不要了,只不过,谁让老九自己命歹,既然里里外外的人都抢,我也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在场姓黄的同辈人中,还有比我更合适接任都市王的吗?”

二叔祖闻言冷笑道:“非也非也,你大约是来的晚了些,谛听大人已经证明,都市王尚在,不过有些不便而已,我们需要的并非新任都市王,而是暂代的都市王。”

黄武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即变得不以为然了起来:“在座的哪个不知,老九两次重伤于那魔头手下,即便保得一命,也基本是个废人了,”转而又将矛头转向黄莳,“小十,二十二名嫡系之中,就数你与老九关系好,我猜你就不会放任他这么下去,即便为了他好,也该是早一步送他入轮回了吧!”

离着罗炜这边不远的一个方脸男子忽然站了起来:“敝人阴律司崔亘,生死簿上并无登记黄汣已转世轮回。”

黄武一副早料到的样子:“哪个不知,你们崔家的崔佼可是黄汣的结拜大哥。”

崔亘牛眼一瞪:“你敢质疑阴律司的公允?”

黄武则突然变脸,摆出嬉皮笑脸的样子:“岂敢岂敢,不过,老九既然还担着都市王的大任,哪怕不便现身,也得拿出点凭据吧,哪怕能让旁支中德高望重的几位听个音也是不妨事的吧!”

黄莳没想到事情突然就复杂了起来,如果承认黄汣不在了,以黄家旁支的势力,势必新一任都市王会出自旁支,这也是旁支乐见的;如果只是寻个代理,那么暂代之人就没有必选黄家的理由,短期还行,可时间一久,难保临时的借着身份的便利逐步拔除黄家的根基,到时间,易主也就是顷刻之间的事情了。

通常情况下,人们都会认为,哪怕肉烂掉,也该烂在自家锅里。可幽冥界的世家大族一家家的多多少少都跟受了诅咒一般,也就是嫡支天赋佳能力强,却往往带着或散漫、或死板、或眼大心空、或急功近利、或者还有其他无可救药的毛病,总之,就跟心智不全似的。相反,旁支哪怕再是个有为青年,但能力的天花板摆在那里,成就也就很有限了。

这种情况下,个别家族对嫡支旁支进行了重新的界定,里头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都市王黄家和罗浮山杜家,他们在家族内部设定一个天赋能力值检测标准,以百年为一代,无论嫡系旁支,只要能过线的统统收入嫡支。

从五方鬼帝独独杜家能独霸一地,黄家能够把控仅次于阎罗王之下数量最多的地狱,就知道这种选拔的方式确实帮助他们盛极一时。可时间一长,弊端也来了,先不说嫡支疑似被诅咒的情况,使得这些选拔的嫡支中类似的情况趋于严峻,就说旁支中的俊杰都被挑走了,自己空有野心,能力却跟不上,又处在比较好的庇护之中,使得他们夜郎自大了起来,有时候都忘了自己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