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卧槽,”罗炜一副看黑心老板的表情,“这回高太尉不方便动手了,你是打算让我把王进逼走?”

李彦和周昂冷汗直冒,他俩能不能申请不听这么没下线的事情!

宋徽宗继续分析道:“你看,王进不走,不光是林冲进不来,史进不是也没处学上乘的功夫了么,没有他起头,后头的人又该怎么引出来?这都还是小事,关键是不给林冲在禁军教头这个位置上发光发热个一两年,他豹子头的名号怎么声名在外?”

罗炜不可思议道:“没想到你一个搞文艺的,逻辑思维还挺清晰的。”

宋徽宗白眼翻他:“拜托,朕的本职还是皇帝。”

罗炜很想吐槽一下,你的本职不咋地,副业倒是挺辉煌,想想也不刺激他了,于是说:“想让王进腾位子,用得着这么麻烦吗,让他离职不就好了,实在不行就开除,大不了赔一笔钱,你不是不差钱吗?”

宋徽宗继续翻白眼:“你当是你们那会儿开公司呢,想开除谁就开除谁,我要敢这么简单粗暴的干,回头弹劾我的言官就能用唾沫星子把我的皇宫给淹了。”

罗炜傻眼:“你也,怪不容易的哈!要不,对了,你带来的便衣禁军不是有个领头的看起来年纪有些大了吗,不行你就让他退休腾位子呗!”

宋徽宗死鱼眼:“人家还不到50,而且,这人就是张禾。”

罗炜不解:“张郃?他怎么从三国跑到水浒来了?”

宋徽宗捡起一支毛笔丢他:“少胡说八道了,是禾苗的禾,这名字你肯定没听说过,但总该知道林冲的老丈人张教头吧!”

罗炜了然:“原来是他呀,老丈人给女婿腾地方,不是正合适吗?”

宋徽宗说:“他的位置后来是王文斌的,他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猛将。”

《水浒传》当中,一说起八十万禁军教头,随便一个人都会只想到林冲身上,这个80万的数字就是禁军的编制数量。80万呢,哪怕有类似吃空饷的情况,这么个数量级放在那里,累死林冲也是训练不过来的。因此,正如宋徽宗所说的,禁军教头的“领导班子”实则是有一个大总管,也就是都教头,加上4名教头组成的,而纵观水浒通篇,来来去去提到过的教头拢共7人。

第一位要提的就是耳熟能详的豹子头林冲,是水浒一百单八将中人气担当的几人之一。名不见经传的八十万禁军教头这个官职如此老少皆知,也是因他之故。他的经历说好听一点叫悲情,说难听一点就是窝囊,高衙内把他媳妇都堵在屋里了,他只能雷声大雨点小的忍了,高俅陷害他,他却天真的选择遵纪守法的等待宣判,哪怕含冤接受了被发配的命运,他也没想着反抗,乖乖认命,还天真的觉得只要自己认命,再与媳妇一刀两断,媳妇就能逃过一劫,最终在陆谦、富安等人杀上门来,这才幡然醒悟,奋起反抗。林冲是典型的不被逼得走投无路都坚持规规矩矩本本分分的类型,容忍的尺度很大,可一旦超过忍耐极限,那就是毫无保留的爆发,这从他后来面对当时的梁山老大白衣秀士王伦的各种刁难也能看得出来。不过总体来说,林冲算是梁山一百单八将当中难得三观比较正的极少数。

第二位则是王进,也就是宋徽宗坑着罗炜要逼走挪位置的这人,这人是通篇第一个登场亮相的八十万禁军教头,和林冲一样,武学上也是家学渊·源。就因为早年王进的父亲打过高俅,后来他小人得志发迹空降担任了殿帅府太尉,因此“小人报仇,多少年都不晚”,老子死了又如何,不还有儿子吗,欲加之罪的将这顿打还给了王进还不算,还得把人嫩死了才甘休。如果王进跟林冲那般窝囊,这人八成没那个命留下命来被发配,他发现苗头不对,果断的带着老娘连夜遁逃了,等高俅发现自己被涮了,人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位的后续便是在史家村停留数月,将家传武艺传授给了日后大名鼎鼎的九纹龙史进,最后选择了悄然而走,然后就下落不明了。

第三位是张教头,当然,原剧情中这人的存在感仅限于让人知道他姓张,张禾这个名字还是宋徽宗才告知的。他是林冲的岳父老泰山,林冲被陷害得发配时,他专程出现送别打点一番,林冲却当面写了一封休书表示都是为林娘子着想,而张教头则表示他会好好保护自家闺女的。这一段看似很感人,实则总觉得怪怪的,因为当真为媳妇好,要放她自由,非要写休书吗,宋朝又不是没有合离的制度,当时的时代背景,被休弃的女子跟合离的女子虽然表面看起来差不多,可本质的差别大了去了,而张教头的那番话更像是怄气,你小子没法子保护好我闺女,我就自己来。当然,再伟大的父爱也敌不过来自四面八方的算计,林娘子最终被高衙内逼迫得自尽而亡,而张教头也和王进的结局一般,下落不明。

第四位教头是个倒霉蛋,后来成了一百单八将之一的金枪手徐宁,同样是禁军教头,他负责的是禁军中的精锐金枪班,算是都教头之下四大教头之首。徐宁武艺高强、生活美满、在朝廷里头也没得罪人,却坏就坏在自己的特殊才能以及专坑亲戚的亲戚身上,金钱豹子汤隆的爸是徐宁的亲娘舅。那时候的双鞭呼延灼还没有加入梁山,他奉命以绝技连环马攻打梁山,令梁山方束手无策,也就是因为这件事,让汤隆想起了徐宁的家传钩镰枪来。接下来就是最损的套路,吴用派时迁上徐宁家里偷了传家宝甲,汤隆又假称见过盗甲人,就这么一路把人骗到了梁山附近,在乐和的配合下,一碗蒙汗药把人放倒。等他清醒过来,自己一家子都已经被接上了梁山,汤隆也穿着他的家传宝甲以他之名到处犯了案,这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就不得不被迫入伙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嘛。

第五位便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废物点心丘岳。之所以说他废物,就是因为他的职位很高,武艺方面却严重拉跨。他的职位是禁军都教头、左义卫亲军指挥使、兼护驾将军,典型的高级将领,但论起武艺,这货打不过没羽箭张清,最后还被相对弱鸡的锦豹子杨林宰了,这种水平简直没脸说。不过眼下的宋徽宗明显知道了他的无用,却没有撸掉他的打算,依旧选择弄走王进,显然,他得到如此重用,不是有另外的能力,就是心腹之人。

第六位就是这会儿站在罗炜身后,北宋朝廷的武力值天花板周昂。这货在禁军教头的行列里排行最末,但本身却有着右义卫亲军指挥使、车骑将军两个职务,一看这俩职位就能明白,他也属于高级将领序列里的,同时是皇帝的亲信,因此也无人敢小觑他。由此可见,宋徽宗选了这么一个保护罗炜,还给了奉旨抗旨的权限,除了这位的功夫够厉害,也是出于他地位够高的原因。

第七位,也就是最后一位,哪怕是此时有了前瞻性的宋徽宗依旧想着把张禾的编制留给他的王文斌。这人虽然武艺上可能不及不少人,但却是个可靠且尽忠职守的不可多得的将领人选。令人印象最深的便是梁山军征辽的前期,兵马的进展相当不顺,而王文斌当时只是被派来劳军的。那时候梁山军士气低迷,宋江也跑出去游山玩水请等着开挂去了,也只有压根不关他事的王文斌肯担起责任,主动请战出阵迎敌,想尽快击败敌人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以鼓励军心,虽然也不乏别的小心思,但大体上是真的尽忠职守。因此,王文斌最终虽然被十一曜星将之一的曲利出清斩杀,但所有人都对他钦佩不已。

罗炜虽然明白了宋徽宗的打算,却还是颇有微词:“想给林冲腾位置,在等几天不行吗,犯得着这么着急忙慌的吗?”

宋徽宗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等等吗,这么仓促也是我才想起来,林冲的父亲本事个提辖,后来临终前向上头提报了恩荫,不过林冲却是个有骨气的,恩荫还没下来就自己去报名参加了武举的考核,还拿了一等的名次。这一批武举的一等,我按照高太尉的建议,已经朱批,都派遣去了各个边塞担任戍边的下级军官了,丘岳那边已经领了旨,后天一早举行誓师大会,为这批下级军官践行,所以我才会这么着急。你也知道,除非有特殊原因,这种情况下发出临时调令,单将林冲留下也得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加上他有恩荫的缘故,武举的表现不俗,如果有机会调任往上走一走也就合情合理了,不然,强行留人又没有合理的原因,恐怕又得惹来一堆言官的非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