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罗炜又冲到高衙内旁边,一巴掌将他的灵魂拍了回来:“别光会瞪眼发花痴,多少也要说点什么,再带上点肢体上的动作,演技,注意演技。”

高衙内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演技,却不妨碍理解前面的意思,于是傻傻的问:“那要说啥,动作点啥?”

罗炜那个气啊:“你啥时候变得这么纯情了,据说你可没少撩骚大姑娘小媳妇的,还装什么。”

“可是,”高衙内抬头含羞带怯的瞥了一眼满脸WTF的女神,又低下了脑袋,“这位娘子不一样的。”

罗炜的白眼都快翻上天花板了,随即伸手钳住了他的下巴,把脸正对着林娘子,“不带这么崩人设的。老实回答,你觉得这女人漂亮吗?”

高衙内拼命的点头。

“那想要不想要?”

稍稍犹豫之后,这头点得更勤快了。

罗炜继续引导:“想象一下,你有钱,非常的有钱,你有权,背景雄厚、权势滔天的那种,你还自信,觉得全天下女人都能唾手可得。这时候,碰到个特别想要的女人,你会怎么做?”

高衙内的脸上随着话语浮现出荡漾的神情,不过也就一瞬便苦了下来:“可这些,小人都没有啊!”

正这时,另一个探子也跑了进来,嘴里嚷嚷着:“林教头刚转过街角,马上就进山门了。”

罗炜立马重新指使两名探子再去打探:“赶紧上外头守着去,若看见个胖大和尚往这边来,速速回报。”

感觉时间来不及了,他不管不顾的一把薅住高衙内的脖领子:“你特么是我见过的最差的剧组当中最差的主演了,我不管,你要是把今天这场戏演砸了,劳资就让高仞请人把你阉了送进宫里去,让你下半辈子把美女好好看个够,说到做到!”

高衙内被威胁得一个激灵的同时,林冲已经提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棍子,冲进了岳庙,抢到了五岳楼前,一眼就看见了人扎堆的地方,高呼一声:“何方宵小,目无王法,好大的胆子。”

他的声音一出,一群人下意识的齐齐扭头,一人VS一堆人就这么僵持住了。林冲也通过缝隙瞧见了正在神游天外的媳妇儿,不禁皱了皱眉,这剧情怎么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样,而且这群外围的跟班怎么给人以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他也没急着表态,眼珠子便在人群间逡巡了起来。

罗炜生怕真给他认出什么熟脸来,咳嗽一声打破了僵局,压在角落里,捏着嗓子高声提醒:“光天化日,清平世界啊,大胆狂徒,狗胆包天啊,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啊!”

最先反应过来的便是周昂,这里头虽然就他跟林冲熟,但化得连亲娘都认不出来的情况下,普通熟人就更甭提了,于是他也变了点声调高声吆喝:“娘子且上楼去与我家官人叙话,官人可要好好享受!”

他特地强调了“好好”二字,高衙内顿时想起了罗炜的威胁,瞬间梅斯布附体,跟老母鸡似的张开了膀子,架势如同下一刻便会扑上去一般,脸上带着虚假的猥琐的笑容说:“你我上楼好好说话,让我好好疼疼你。”

林娘子反应慢半拍的气红了脸:“无耻之徒,胆敢当街调戏良人,忒没道理,”又拼命想摆脱对方的纠缠,隔着丛丛人群,冲着林冲不停挥手,“官人救我!”

林冲那边还没琢磨出门道来,就被林娘子叫回了魂,见到登徒子试图圈住并扑向自家媳妇儿,也没心思考虑多余的了,光顾着怒从心中起,挥舞着棍子向那边冲杀过去。

林冲虽然厉害,但禁军闲汉们也不是庸手,更胜在人多,只不过,哪怕不属于林冲负责教习的那部分禁军,一旦动手多少也会露出军队日常训练的痕迹来,因此罗炜之前便提醒过周昂,让他们千万别露了马脚。于是,见林冲杀来,原本还呈现合围之势的人全无抵抗的作鸟兽散。

其中甚至还有某几只戏精尖声道:“老天爷,他是禁军教头林冲。”“快跑快跑,林教头的棍子磕到就伤,抽到更要去掉半条命。”“妈呀,林教头当街杀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