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禁军训练出的“逃命术”果然不是盖的,这帮家伙竟然呈现出放射状的四散奔逃,弄得林冲都不知道该去追哪一个,嚷嚷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噎得他冲杀到一半险些失去了平衡。逮不到小鱼小虾,好在正主已经被无情的抛弃了,于是他将棍子交到左手,一个猛子冲到高衙内背后,右手钳住了瘦小单薄的肩膀,一使劲便将人转了个180度,与此同时怒骂出声:“大胆泼皮,调戏良人妻子,该当何罪!”

等见到了正脸,林冲先愣了一下,因为高槛是汴京相当有名的混子,因此他虽然不熟悉,也听说过这货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高太尉的族弟,只不过本家的这层关系和原剧情的视同亲子又怎么能比,何况现在的太尉是高仞,且口碑可比原本的高俅强出去太多了。

于是林冲怒不可遏道:“如此混账,今日不打你,难消心头之恨!”说罢,右手将高衙内压制住,左手举棍就抽。

光看林冲的神色,罗炜就知道高衙内可能要凉,于是随着棍子的落下,他换了个方向,继续掐着嗓子嚷嚷:“林教头小心,听说那新晋秦国公认了此子做干儿子。”

棍子离着高衙内的后背只有三公分的时候赫然挺住,林冲薅着脖领子把人提起,咬牙问道:“你被秦国公收做干儿子了?”

高衙内原本都闭着眼睛瑟瑟发抖的等着挨揍了,被提起来的时候听见了问话,这才有勇气眯缝着睁开一只眼,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干儿子?”

林冲的声音冷森森的:“对,你和秦国公是?”

要说没被权利宠坏的高衙内很有混子的潜质呢,这货眼珠子一转便反应了过来,跳将起来,一巴掌挥掉摁在肩头的爪子,插着腰叫嚣道:“对,劳资特么就是秦国公的干儿子,秦国公知道吧,连官家都要给三分颜面的存在,哪里是你小小教头惹得起的。老实跟你说了吧,干爹他就宠我就宠我就宠我,你要是敢伤我一根毫毛,看整个汴京城谁能容得下你!”

罗炜扶额,你特么又不是“咖妃”好吧!也嚣张得忒过分了,要不是自己跟宣和先生关系匪浅,不然这些话虽不至于治罪,日后也绝壁穿小鞋不断了。

林冲见到了这般趾高气昂,更是信了三分,深吸了一口气,退后了一步。

高衙内这货还没完了,蹦跶着继续挑衅道:“我认得你,你是那个林冲,此间干你甚事,要你来多管!”

林冲那边在得不得罪秦国公之间来回纠结,而高衙内的挑衅之言源源不绝,一时场面又僵住了,罗炜四下一瞧,自己这边的龙套跑的跑散的散,一个留下来帮忙做和事佬的都没有,太不敬业了,扣工资差评。于是只得硬着头皮自己上,他上前两步,劝解道:“林教头大人不见小人怪,且饶了他一次吧,也算是给秦国公面子了,”回头又跟一见到自己便哑火了的高衙内说,“那位是林教头的娘子,大约是不认识才有的误会,也请您不看僧面看佛面。”

正这时,俩探子大惊失色的冲到了稍近处,在林冲的背后边跳脚边指向山门的方向。罗炜心里咯噔一下,等隐约看见了提着禅杖的鲁智深的身影,心里虽然担心,却还不至于失态。直到他身旁的两名泼皮拦住了岳庙一名小道童的去路问了些什么,小道童的手指头遥遥指向自己这个方向,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交谈内容,但无形的警报还是拉响了。

罗炜顾不得后续,拽起高衙内撒丫子往岳庙后头奔去。刚进入庙宇的生活区,周昂便追了来,急切的追问:“这是怎么了?”

罗炜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说了一句:“男人的直觉!”之后,在俩人的一脸懵逼中,将高衙内推给了周昂,“他就交给你了,我能干的都干了,后续随便你们爱咋咋地!你让高仞转告宣和先生,我得先避一避,暂时不能过来了。”

说完,也顾不上对方的追问,直接闪进了背人处,点开手机App,退出了水浒小世界。

五岳楼下,罗炜暴起逃窜的姿态将林娘子顺带着带倒了,林冲慌忙丢下棍子去接自己的媳妇儿。二人相拥如泣如诉之际,鲁智深提着禅杖打头,领着跟他混的二三十名混子,大步流星的杀到。一行人到了近前散开,再度将林娘子吓了一跳。

林冲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了一下,这才问道:“师兄,你们这是?”

鲁智深看了一眼就差缩进林冲怀里的女子,皱了皱眉,还是先问了一句:“娘子如何了?”

林冲回答:“尚好!”

鲁智深点了点头,随即东张西望道:“秦兽公那撮鸟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