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而罗炜心里却各种翻腾,神特么知道为什么呢,不过停顿片刻会让人觉得是纠结,但时间长了,未免不引起怀疑来,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解释:“这不还是考虑到你们兄弟二人的安全吗,为了能让你二人都能活下去,要知道,双生子能健康的出生,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吉兆祥瑞了。”

原以为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会得到进一步的逼问,谁料贾环2号突然眼睛就亮了,竟然抢着回答:“我明白了,姨娘跟我说过,我不是太太养的,所以别一个劲的跟宝玉比,尽管探春丫头也不是太太养的,也让我别太嫉恨她更得太太的心。就因为宝玉抓周的那天,老爷因为他抓了胭脂跟太太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之后姨娘就发动了,直到天彻底黑沉才生下了我,所以太太便一直看我不顺眼,”

罗炜心想,哪怕没有这件事,王夫人也不见得会待见一个庶子,跟有没有冲撞贾宝玉的抓周礼的关系应该真心不大。

而贾环2号还在自顾自的继续:“这就说得通了,我的生日与宝玉是同一天,他衔玉而生的吉兆难免被人说嘴,可若我姨娘真的平安产下双生子那就不一样了,这个全不能掺假的,明摆着岂不是必然要压宝玉一头的,到时候太太就不是看我们不顺眼了,极有可能便不能容我们存活下去。姨娘应该也是想到了这点,才忍痛让人把兄弟当中相对壮实的哥哥给送走了。”

罗炜和贾环不可思议的相互对视了一眼,虽然这番推论里头还有不小的逻辑漏洞,例如赵姨娘如果怀着双胎,十月怀胎那么长的时间,难道期间请来给孕妇把脉的大夫会看不出来?就算大夫能收买,那么大的肚子,而且双胎基本都没法足月这么大的漏洞别人又不是瞎,能瞧不出来吗?但对于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少年来说,能脑补出上述情节,其编故事的能力就已经在大多数神剧编剧之上了。

自行脑补完,贾环2号就已经激动莫名的攥住了贾环的爪子:“都说双生子是有心灵感应的,难怪你也知道小鹊姐姐呢,瑁哥儿,这么多年在外头生活,也真是苦了你了。”

贾环都要抓狂了,你特么才是瑁哥儿,刚想再挣扎一下,贾环2号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不行不行,老祖宗房里有个叫玳瑁的丫头,名字犯了忌讳,应该改了的。可是,老祖宗的丫头,又怎么可能听我的改名字呢,”于是,他以一种商量的口吻说,“要不,趁着这名字没叫出去,还是咱们自己先改了吧,贾瑁这个名字也不是很好。这么着,论排行,我其实是四爷,你应该是三爷才对,咱们取个谐音字,就叫贾珊如何?”说着,他还凭空一笔一划的把这个“珊”字写了出来。

贾环顿时不好了,假冒已经很让人无语了,假山听着更不敢恭维,于是他抽抽嘴角:“老嬷嬷养大我不容易,我不介意犯忌讳,还是就贾瑁吧!”

罗炜实在没能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收到俩贾环的一双怒瞪。他只得拱拱手表示歉意,随即说:“这件事还是不要在赵姨娘面前提了,免得勾起她的伤心事,要知道当初瑁哥儿被送走之后,本是要送到你们舅舅那里去的,可惜下人在半途出了意外,连人带车翻下了山坡,赵姨娘得知消息后差点几乎发了疯,要不是惦记着还有一双儿女不能没了娘,人早就不能活了。”

“救下瑁哥儿的本是一对好心的老夫妇,可养了几年之后,老夫妇先后过世,只得将他送给了同村一户曾经在大户人家当差的老嬷嬷,那位老嬷嬷可巧回乡前是林如海的夫人,也就是荣国府的姑奶奶贾敏身边的嬷嬷,因为主子过世,自己又年事已高,这才恳请主子放了身契允她回乡养老的。可巧林夫人在世之时,她曾跟着节礼回荣国府给老太太请安,也见过襁褓中的环三爷,因此一见之下便想着昔日主家的恩德,尽力将瑁哥儿照顾好。”

贾环听得一脸狗血,而2号则满脸唏嘘,等心思回转,突然皱着眉头反问了一句:“你又是何人?”

这回换贾环憋笑了,他边笑还不忘抢着给罗炜安身份:“这位是青梗道人,自从送走了老嬷嬷,我就一直跟着他,他算是我的师傅,只不过我平日里会喊他干爸爸!”

他这个青梗道人的身份还没完没了了是吧!虽然心里呵呵哒,嘴上也只能讷讷的应承。

正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道鬼鬼祟祟的少年声音:“三爷,我都打听好了,锦香院的云儿姑娘明个儿被冯紫英请去了,鸨母说三爷要是有意,云儿姑娘后日定虚位以待。”

贾环2号整个人都紧绷了,不安的看了看若有所思的罗炜和满脸了然的贾环,于是一跺脚嚷嚷道:“什么云儿雨儿的,别什么脏的臭的都跟小爷提,也不嫌污了我的耳朵,还不滚!”

外头的声音有些犹豫:“可您不是说,下个月姨娘就会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