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罗炜没等他说完,就给了贾环一个眼色,俩人佯装着要离开,却被薛大傻直接拦住,他冲着冯紫英介绍道:“你应该不认得他们,这也是我表弟,姓贾单名一个环字,这位是宁国府敬老爷的座上客青梗道人,你若没什么不便,可否请他二人一道进去作陪?”

冯紫英不认识贾环不等于没听过他的大名,可放在这么一个嫡庶分明的时代,薛大傻的提议虽然不至于触怒主家,却还是让他有些微微的不悦。但好在这次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想起了凑到一起高乐的初衷,冯紫英也就稍稍顿了一下便没有回绝的意思。

他表现得无所谓了,可贾宝玉不乐意了,他向来看不上贾环,但对外却不能表现出来被人拿把柄,于是他说道:“环哥儿年岁尚小,太太平日里管束得又严,在外逗留久了恐怕不好。”

贾环则表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拉着罗炜就准备告辞:“薛家哥哥的好意和冯家哥哥的盛情本不该辞,只是我好不容易才碰上了这位青梗道人,有些不解之事需要弄弄明白。”

罗炜立马接住了这个话头,佯装不悦道:“不就是说你会有一月三劫的事情吗,现三劫已了,你当还有何事?”

贾环凑到罗炜近前,以一种自以为别人听不到的声音提醒:“师傅先不要急着离开,那日在玄真观后头,我可是听见你与敬老爷说话了。”

在场的五个人,贾环一副不弄明白绝不放人的架势,罗炜则表情动都不动的高深状,而剩下的三人,薛大傻就是个嘛都不知道的草包,贾宝玉也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无事忙,倒是冯紫英这家伙虽然也各种荒唐,却还是走了点政治方面的神经。贾敬何许人也,他自然是清楚的,一个能与贾敬搭话的道士,他虽然也不觉得真会涉及什么隐秘,却也不用一杆子把人给推远了,于是说:“相见便是有缘,难得见到环哥儿,怎能就这么放你离开,放心,这位青梗道人,我会一并帮你招待的。”

贾宝玉没明白其中的关窍,阻止道:“舍弟太打扰了!”

冯紫英微微一笑:“无妨无妨,本是高乐,人越多越热闹。”

“可太太那边……”

薛大傻忙抢话道:“无事,姨妈那里我自会帮忙开脱的,咱们先乐呵咱们的。”说着率先一肩膀一个的把贾宝玉和贾环推进了门,而罗炜那边也半推半就的被小厮带了进去。

………………

一行人直接被引去了水榭花厅,那里早已设宴妥当,之前大约是冯紫英、云儿和蒋玉菡一道的,后来冯紫英出去接人,本以为不会太久,结果却被耽搁了不少时间,因此花厅里云儿和蒋玉菡一东一西的坐着,并不搭话,气氛有些尴尬。

俩人见呼呼啦啦进来这么多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在东道主冯紫英的介绍下,相互打了招呼。摆宴之前先奉茶,贾宝玉对罗炜这个假道士倒没太大意见,毕竟各种出游偶尔有个道士尼姑和尚的作陪也不罕见,可贾环的存在,尤其是主人家的排座,奉茶的时候,自己坐在中间,一边是薛大傻,另一边就是贾环,贾环下手便是那位道士,薛大傻还老爱隔着自己跟贾环与道士搭话,弄得自己都没法子好好坐着说话了。

于是他索性站了起来,佯装欣赏博古架上的文玩摆件,看着看着,便和时不时悄悄瞟向他的蒋玉菡对上了眼。这两对小眼神,啥叫欲语还休、啥叫相见恨晚、啥叫心心相惜,反正这对好基友明显的“一见钟情”了。罗炜漫不经心的听着旁边的唠叨,心里头正盘算着该怎么把蓝白糖喂进薛大傻嘴里的时候,一眼就瞧见了这既养眼,可想一想又觉得辣眼睛的一幕。

渐渐的,没心没肺的薛大傻也注意到了花厅内气氛的变化,一屋子主子客人连带四周伺候的丫鬟小厮都直勾勾的瞅着隔着博古架深情对视的男男二人组。罗炜是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反正他挺无语的,贾宝玉这种灵动的颜值,加上神仙的气质,再配上电鳗的体质,只要他愿意,几乎很难有人逃过他的魅力,包括男人。

不多时,送走了帮贾环处理完伤势,并为他更换了新的衣物的仆从的冯紫英,又在外头吩咐了点事儿后返回,他的声音爽朗,对着贾宝玉说:“你这人惯不爱出门的,也少见肯拨冗一道高乐的,不想今儿个竟然来了,实在是出人意料。”

贾宝玉从蒋玉菡身上收回心神,笑着回答:“你前儿个说的大幸与大不幸,实在是令我琢磨良久,所以,今天你一叫我就来了。”

冯紫英哈哈大笑了起来:“哥几个也太实诚了,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们却都当真了,真该打我的嘴了,不过,也赖这张嘴才能请得这么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