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众人再度傻眼,大家都说:“别唱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薛大傻一副你们都没见识的表情:“这可是时兴的好曲儿,叫做百虫哼哼调,只是你们不会欣赏而已,你们不爱听,我还不爱唱呢!”

贾宝玉说:“算了算了,照他这么哼法也太耽误事儿了,大家也别难为他了。”

贾环则不依不饶道:“不成不成,曲儿可以省,都到了最后一步了,我倒要听听他的酒底收令。”

薛大傻忽而哈哈大笑了起来:“环哥儿不都帮我总结好了么,既然都成了洞房四件套,那么我的酒底就应该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众人无语。

可以总结一下薛大傻的酒令:“女儿乐,洞房嘎吱三日夜;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愁,洞房的是个大马猴;女儿悲,大马猴变成大乌龟。”

由于贾环的蝴蝶翅膀调整了顺序,他这回虽然依旧保持了呆霸王的本色,却和原剧情中有了那么些不同之处,反正再粗俗也粗不过“女儿乐,一根那啥往里戳”,至少没让在场之人太过尴尬。

已经有四个人行完了令,也能简单的得出一些规律,乐喜是作者的心之所向和个人的偏好,而愁悲则多数预示着未来的命运无常或者不愿意面对的情况。

薛大傻的女儿乐和喜就不用多说了,纯属这货一脑子的黄色废料所致,他的愁和悲已经有一半得到了确认。还记得夏金桂与薛大傻两口子初到八十四号救助站打得不可开交的情况吗,人家夏美女一开始可是巴望着嫁给俊秀厚生薛蝌的,结果洞房里头等着她的竟然是薛大傻这个货,要不是当时就穿过来了,任她再凶悍也得认命,对她来说可不就是要与“大马猴”洞房吗?至于“大马猴变成大乌龟”,夏金桂既然这么不待见自己丈夫,成天的作天作地,薛大傻也依旧是不着家的性子,难免就给了妻子出轨的机会,岂不是预示着薛大傻自己终究是要当王八的。

桌上六人,四人都完成了他们大作,剩下的就只有贾宝玉和贾环这对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了,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冯紫英发了话:“既然咱们都说过了,不妨让发令官压轴,先听听环三爷的佳句如何?”

贾环的肚子里又能有几两墨水,他闻言表情顿时垮了下来,在一片起哄声中显出几分窘迫来。贾宝玉不由得舒坦了,微微一笑说:“还是再给他一点准备的时间,我先来吧,不过呢,我三弟的学识有限,要是再说不出来,也念在他年纪还小,轻罚轻放吧!”

冯紫英说:“那是自然,既然这样,先让我们拜领一下大作。”

贾宝玉闭着眼睛,微微摇晃脑袋开吟:“女儿乐,碧波丛中戏粉荷;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悲,良人一去情无归。”

“滴不尽相思血泪拋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满喉,照不尽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眼角似是闪过一滴晶莹,贾宝玉慢慢饮下一小杯酒,收敛了感情道:“雨打梨花深闭门!”

所谓的蝴蝶效应当如是,贾环只是随意调整了顺序,薛大傻的金句便发生了些许变化,贾宝玉这个绝对的主角也不得不跟着进行了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