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罗炜虽然一直都不大理得通这个逻辑,但凭借着自己想得通就想,想不通就先搁到一边,绝不浪费多余脑细胞死磕的强大心脏,这方面的疑惑已经都不知道被他塞到了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不过不死磕世界本源这种高难度课题,不代表他不好奇花飞雪怎么跑这里来了,法则世界的第一段发展,在最后一次出现在白泽坊市之后,也只从罗宋宋那里知道,她是义无反顾的回归属于她的修真界去了,而第二段的发展,俩人在莫名其妙的搞出孩子之后,初看的时候,花飞雪还顶着个大腹便便的肚子,可随着罗炜不断往返规则小世界与法则世界,和八十四号救助站相关的人物不断重启,相关的环境逐渐还原,而花飞雪的肚子和她的态度也日趋淡漠冷却了下来。

好像还正经是的,在来红楼小世界之前的那段时间里,罗炜貌似还真的没和花飞雪碰上,想到这里她赶紧问:“飞雪啊,你怎么跑红楼里来了呢,还成了这个悲催的香菱?”

香菱其实自打想起来之后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千头万绪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先反问道:“你能先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吗?”

这是一个各种花式穿越层出不穷的时代,只不过像罗炜这种的真身穿越的明显已经Out了,如果说花飞雪的魂穿情况千头万绪,那么罗炜这一款真身穿越的情况可就真的说来话长了。于是,他即便再想着简洁,也花了一个来钟头讲述了自己不知道是大幸运还是大不幸的遭遇。

香菱哪怕再目瞪狗呆,也没停止自己那张嘴,到后来,她甚至把泡面都捏把碎了,捞进嘴里嘎巴嘎巴的开肯,有种嗑着瓜子听八卦的即时感,那叫一口干脆面一口快乐水的乐不思蜀。直到罗炜忽而问出:“我就奇了怪了,我俩怎么会那啥的,原本挺尴尬的就没好意思问,现在能不能解惑一下?”

香菱噗一口喷了出来,不知道是心虚还是茫然的呆滞了片刻,随即恼怒道:“你都说了见到那个所谓怀孕的我的状态在逐渐倒退,我哪里能知道,我之前的两段记忆除了你忙碌的情况略有不同之外,貌似也没太多差别。”说完气鼓鼓的把面饼啃得咔嚓咔嚓响。

罗炜上瞅下瞅,总觉得这个小妮子的态度哪里怪怪的,却实在说不出个门道,于是将注意力放到了满嘴稀碎的面饼渣上:“说好的面饼磷酸盐超标呢,你还吃?”

香菱收摄了心神,叹了口气:“我这不是郁闷吗,你说都到了这里了,又能吃进去多少磷酸盐去。”

想想也是,这就是垃圾食品的魅力所在,不吃想不起来,越吃越馋,越馋越想吃:“这边也确实太原生态了点,那啥,垃圾食品对你们修真者没有影响吗?”

被提醒了一下,香菱赶忙放下手中的泡面袋子,跑到临窗的炕上,双眼微合的摆了个五心向天的盘坐姿势。约么持续了半个钟头,她才皱着眉头叹着气的收起了姿态,摇了摇头道:“不行,这里虽然灵气比咱们那里强了不少,可这具身体完全没办法吸纳存储修炼。”

罗炜还想安慰一下,谁知香菱竟然溜溜达达又回到了原位,继续开肯剩下的半块面饼,浑然没放在心上的感觉。他不禁好奇的追问道:“你怎么这么淡定,对了,你这个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香菱措了下辞,缓缓开口:“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说的第一段经历的记忆在我这里很清楚,却也只到了我回到开元真武学府销了外出历练的第二年,之后我是真的浑浑噩噩想不起来了,”她又看了罗炜一眼,有些脸红的说,“至于你说的一夜,然后有孕什么的,我是真的好像知道又不是很清楚,就跟隔着一层迷雾似的。”

罗炜对她的说法总抱有怀疑,不过纠结记不记得这种事情也确实令人尴尬,而香菱似是故意转变了话题问:“你说你怀疑原著中不存在的另一个秋菱是你媳妇儿,怎么就这么确定呢?”

罗炜嘿嘿一笑:“自然还是冲着你们的模样。”

香菱摸了摸自己的脸,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喃喃道:“我就不明白了,沐知春在开元真武学府是多么女神一般的人物,居然能看上你,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

罗炜这下不乐意了:“我怎么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天生一双发现不了美的眼睛。”

………………

罗炜在客院的房间里盘算分析了一晚上现今的局面,总觉得有什么阴谋算计的感觉挥之不去,当然,凭他这种凡是不死磕的性格,这一点他也就考虑了不到半个钟头,紧接着还有什么时候能见到沐知春、完事后要不要把花飞雪带回去、这回再回去外头又能恢复多少等等诸如此类多且杂的念头。

他的思想乱飞,也不知道啥时候迷迷糊糊睡着的,昏昏沉沉间,忽听见“啪啪啪”的拍门声,他被惊醒,问了一声:“谁啊?”

外头是霍启的声音:“罗先生起了没,大爷让我给您捎个口信,他说‘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卧槽,罗炜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他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见到另外一个秋菱,从薛大傻的描述中,秋菱就有些桀骜的性子,薛宝钗虽然挺喜欢她,却也怕她惹事,因此但凡出门只让她守屋子,自己还是惯常带着心腹莺儿,所以甭管是薛大傻还是香菱,他俩都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创造俩人见面的机会。

罗炜已经有了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了,可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这句差不多地球人都知道的接头暗语就成了通报机会近在眼前的秘密口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