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果不其然,罗炜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碧池度假山庄的大门口,白茫茫的一片淡去了七八成,连着大门口就瞧见了一条土色明显要浅于周边的、也就一米半宽的土路,他不由得满头黑线,这就算出了据点上了大地图了吗?

这条路在出门后往正南延续了100来米,接着便是个十字路口,返回北面就是来的山庄。到了这里,薛大傻说应该转道向着正西那条道走,又走出去将近一公里,二度出现了十字路口,薛大傻也就疑惑了一下,表示他是从东面转过来的,原来打北边的红楼过来,甭管往东还是往西距离都是差不离的。

罗炜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黑线道:“其实你不觉得从红楼出来,不带拐弯的一路向南,然后从山庄的后门进才是路程最短的吗?”

薛大傻恍然大悟,随意疑惑道:“可地上没有标出这条路线呀,一出门不是往东就是往西。”

罗炜也不说话了,碧池度假山庄里头就只有小猫两三只,再多派个人关注后门也不合理,于是一行人沉默着继续往西。

据薛大傻说,三国水浒西游红楼那边的地界应该都离着这里不算远,记准了方向,沿着土路一直走就行了,他也就走了一整个后半宿,四个来钟头而已。当一行人听到这番令人吐血的话的时候,已经不带拐弯的走出去一个半钟头朝上了,简直是进也不是退也不好。

罗炜没好气的问他:“就这样三国那边还上你们那里劫掠了那么多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薛大傻跟看傻子一样的瞅他:“你这不是废话吗,他们有马。”

罗炜反问:“难道你们那里没有?”

薛大傻理直气壮道:“别说马了,车也有,就是被赤瑕元君定那儿了。”

罗炜也懒得跟他掰扯人家能把他放出来,再多放匹马怎么了,有那力气还是省着走路吧!这大地图道路设计的一点都不科学,他算是明白为毛高速公路和跨海大桥不能直溜的一通到底了,直线走的时间长了容易产生精神疲劳。

在整个人即将崩溃之前,一直走在中不溜位置的乔皕忽然越过了钟虎,紧跑出一段距离,撅着屁股贴在地面上倾听了一会儿。众人也没敢再往前去,只等乔皕起身,他说:“有30多骑人从东北方向而来,不出5分钟就会路过这里,咱们得躲一躲了。”

一行人商量了一番,躲自然是要躲的,但也好奇来的都是什么人,于是几人分散开来,有的躲到了树上,有的躲进了草丛,而罗炜则往稍远处的灌木丛里一蹲。

随着一支小队伍越走越近,只见那领头之人,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黑色锦罗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单手持十字双戟,坐下不知名乌黑油亮的神骏战马,果然是……薛大傻当即蹦了出来,两条胳膊上下挥舞着:“吕哥,吕哥,这边,这边……”

眼见着来人发现,不但不减速,反而一夹马腹排众而出,加快了速度朝薛大傻冲来。罗炜惊得喊叫着站了起来,树上的乔赫一跃而下,飞扑着带着薛大傻滚到一边,险之又险的避过。

钟虎这会儿也冲到了近前,直接把两个还没爬起来的人挡在了后头,紧跟而来的金荣直接开口:“这个人不是咱们吕哥。”

罗炜也紧张兮兮的凑了过来说:“你看他这身衣服,还有这匹马,咱们吕哥什么时候这么素净过了?还有他那武器,吕哥可不喜欢这么短的。”

这个时候,30余骑人已经隐隐呈现合围之势,刚才冲锋之人已经勒马回转,但靠着下盘的力道将自己定在马上,双戟已经分交左右手,也不说话,只威迫性的居高临下的紧盯圈子里的6人。

薛大傻眼珠子一转,双手高举:“将军饶命,我们只是微不足道的百姓。”

马上之人呵了一声:“百姓?百姓如何知道本将军姓吕?”

罗炜的眼珠子在两点钟方向的3骑上盯了两眼,随后冲着这位领头之人一耸肩:“行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吕棋将军是吧,我找你商量点事情。”

吕棋一副懒怠的模样,身体往后靠了靠:“果然不是一般人,也亏得你叫得出本将军的全名,说吧!”

他这幅模样像极了被自信冲昏了头脑的正版吕布,全不把这边几人当一回事的样子。罗炜也不客气,一指刚才看过的方向:“大名鼎鼎的吕将军难道也沦落到要掳劫妇孺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