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吃过了饭,温少缱说:“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你的身体允许的话,我们就把孩子打掉。”

  何故没想到温少缱这么快就把事情安排好了,一时间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温少缱见何故不说话,以为她是担心自己不高兴,于是安慰她:“你不想要孩子真的没什么,我娶你又不是为了让你给我生孩子,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我没有不高兴。”

  何故依然不说话。

  温少缱想了想,接着说:“现在月份还小,流掉的话应该不会伤害身体,别害怕。”

  何故:“要不,还是算了吧。”

  温少缱诧异:“什么?”

  何故迟疑着:“我,我就是,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万一他喜欢这个世界呢?”

  温少缱哑然,半晌,问何故:“你说真的?”

  何故点点头,握着温少缱的手,有些紧张:“你一定要照顾好我们啊,幸苦你了。”

  温少缱伸手将何故揉进怀里,说:“我会照顾好你,和孩子,你不用担心,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何故靠着温少缱的肩膀,只笑,不说话。

  温少缱抱了她一会儿,又突然松开她,站起来,说:“走,去医院。”

  何故:?!

  温少缱一脸严肃:“产检。”

  何故笑,随后想想又觉得有点不高兴。

  何故:“你还说不要孩子没什么,现在我答应要孩子了,你还不是很开心。”

  温少缱抱起何故,突然的失重感让何故反射性的搂住了温少缱的脖子。

  温少缱:“程橙说,你大概率不会要这个孩子,因为你很害怕。可是现在你同意留下他,是不是说明,你真的很爱我,爱到你愿意为了我去克服恐惧。你爱我,是不是就像我爱你一样?”

  何故:“是。”

  何故的回答没有任何迟疑,干脆利落,坚定不移。

  温少缱笑。

  何故忽然有些负罪感,对这个未出世的孩子。

  对不起,宝宝,我并不知道将来我会不会喜欢你,也不知道你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自私的希望将来你会喜欢我,喜欢你的父亲,喜欢这个家,这个世界。

  别怨我。

  何故孕检的结果并不乐观。按照医生的说法,她现在乏力,嗜睡等症状应该都是在怀孕六周的时候出现的,可她现在才怀孕四周,也就是说她的妊娠反应会比一般的孕妇强烈许多,生孩子会很吃力,再加上何故之前让烟酒掏空了身体,这一年来虽然让温少缱养的好了很多,但还是体虚,胎像不稳,孩子留不留得住,很难说。

  何故拿着孕检的单子,不知该作何想法。

  温少缱安慰她:“就算是留不住,也没关系,我们还有以后。”

  何故点点头,将手放在腹部。

  如果你活下来了,我就默认你喜欢这个世界,是你自己选择来到这个世界的。

  何故决定生孩子的消息,吓得程橙一口雪糕直接顺着滑进喉咙,卡在那里半天下不去。

  何故拍着她的背,给她顺了半天,终于是等雪糕融了,吞下去了。

  程橙:“你认真的吗?是不是温少缱那狗东西逼你?你别怕,你不愿意咱们就不生……”

  “我愿意。”

  何故看着程橙:“我愿意要这个孩子。”

  程橙有些疑惑:“为什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敢了?你不害怕吗?

  程橙没有问出口的话,何故全都知道。

  “我……”

  何故想解释,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会明白的。”现在有白熠在,你终究会明白的。

  程橙看着何故的笑容,生平第一次摸不清何故的想法。

  何故在小山河坐了一阵,看了会儿书,喝了两杯茶,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又想不起来。最终,何故看着程橙拆开新买的颜料,恍然记起:“我是来找你要画的。”

  程橙:“嗯?什么画?”

  何故不回答,直接进程橙的书房找,三两下翻出那一幅星空图。

  “就是这个。”

  程橙凑过去看一眼,疑惑:“这个怎么了?”

  何故:“我就要这幅画,做我的结婚贺礼。”

  程橙皱眉:“你确定吗?”

  何故点头:“确定。”

  程橙:“那好吧,还省得我再重新画一幅。”

  何故抱着画,兴冲冲的回家,告诉温少缱:“我想把婚礼的日子提前。”

  温少缱合上书,问:“提前多久?”

  “提前到六月二十三。”

  温少缱脸色微变。

  何故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说:“你先别急,你听我说。我昨天在程橙房里找到了一幅画,那幅画的署名日期是去年的六月二十三,也就是在那一天,我在便利店遇见了你。”

  何故当时低着头走路,撞到了人,只敷衍的说了句“对不起”,随后想想又觉得这样不太好,于是回过头去看那个被她撞到的人,然而她只看见一个长身玉立的背影。

  温少缱没想到这一点,有些发愣,说:“是吗?这样啊。”

  何故展开画,说:“你看,就是这幅图,署名日期,六月二十三。”

  画画的是星空,却是流星到来时的星空。璀璨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在无垠的夜幕之上,划出一道虹光,美丽炫目,光芒万丈,让原本闪耀的星星都变得黯然失色。

  温少缱端详着那幅画,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说:“既然如此,那就把婚期提前到六月二十三吧。反正一切都准备好了。”

  何故看着温少缱笑。

  你就是那颗流星,照亮了我整个世界。

  温少缱给温家二老打了电话,说要把婚期提前。

  温雪琢问:“怎么突然提前?左右也不过差了几天,提前干什么?”

  温少缱搂着何故,说:“何故怀孕了。”

  温雪琢有那么一会儿没了声音,随后强行镇定,但依然难掩声音里的激动:“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确实该提前,你放心,没事,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是让你俩明天就办婚礼都成……”

  温雪琢对于自己即将做爷爷的消息,感到非常激动,在电话里同温少缱说了好些,最后还抱怨:“你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当面告诉我,我也好久没看见我儿媳妇了,怪想她的。”

  温少缱笑:“等过两天,我把人迎进门的时候,您自然能看见她。”

  挂了电话之后,温雪琢看着自己刚写好的几封婚礼请柬,特别不屑的将其揉烂了扔进垃圾桶里,重新研磨铺纸,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