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赶紧开车,要不要我打得你们开车?”秦凡面色不善的说道。

    “额……好嘞,我们这就回去。”领头大汉怂的很有调调,当即坐上了司机的位置。

    “你们两个,把那老家伙和那伙计也给我带走!”

    “是!”

    “哼,你们要干什么,就是陈北平亲自来,也不敢这么对我!”

    见到一大群汉子要强行绑走自己,常悦福老脸挂不住了,自己在悦海城内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滚地蟒陈北平居然敢这么对待自己,简直岂有此理。

    “少废话,赶紧上车!”“你们给我住手,我告诉你们,以老夫在悦海的地位……”

    “地位个屁,都是吃了你的药,我们老大差点废了,今天我们老大不能痊愈,我就让你这老东西陪葬!”

    我们打不过那边的神经病,害怕你个老帮菜?

    “等会,我先打个电话!”常悦福见到这些不给面子,直接掏出手机,就要拨号。

    “把他的手机都给我收了,不让他打!”

    大汉眼疾手快,一把抢过他的手机,直接暴力抓住,差点闪了老腰

    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尽管常悦福在悦海医治过很多豪门权贵,此时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这些人根本不给他码人的机会。

    这是他们自己的恩怨,秦凡只是看着,并没有拦着,但是当那个伙计被抓的时候,他淡淡的说道:“这个家伙就不用去了,我有事情让他做!”

    原本以为要遭殃的伙计顿时大喜,连忙道:“大爷,您有何吩咐,小的万死不辞。”

    那反应叫一个快,比之前取药快了不知多少倍。

    “我今天抓的药,你给我准备三份,然后送到南小区三号楼五单元203,交给一个叫陈倩柠的女士,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帮她煎一份,让她喝了。”

    那伙计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小鸡啄米般点头:“好的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不行,他不能走!”领头的汉子大喝一声。

    “嗯?你说啥?”秦凡眉头一挑,眼神凌厉起来。

    “额……大哥,他走了万一给别人通风报信怎么办,我们……”

    大汉们心头一慌,道。

    以常悦福在悦海城的人脉,要是让别人知道己方绑架他,就是老大陈北平也难收场。

    “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现在让他走,帮我送药,二,我把你们放倒,他去给我送药,你们选哪个?”

    大汉们:“……”我们有的选吗?

    秦凡指着一群鼻青脸肿的汉子,道:“如果你还继续刷视频,不干活的话,这些人就是你的下场。”

    “不敢,不敢,我绝对不敢!”伙计看了汉子们的惨样吓得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