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卉被妈妈禁足了,除了上学之外,一个月内不许出门,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让她出门半步,在膝盖的伤还没好之前,她那也别想去。

    苏卉的球被妈妈锁起来了,在储物室的一个柜子里,钥匙被妈妈藏起来了,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能给苏卉球。

    苏卉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语,低眉顺眼,头一回这么安静且没有任何反驳的坐在听妈妈训话。

    “我就说不要打球不要打球,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膝盖摔伤了,留疤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办。”

    “你说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打球,那是男孩子玩的东西,你哥玩的东西,你去打什么球呀。”

    “是不是苏致带你去加入学校的篮球队的?”

    苏卉摇头。

    “你说让你学钢琴为什么不要,看颜言钢琴弹的多好。”

    “她打球也很棒。”苏卉说道。

    “顶嘴是吧?”

    苏卉摇头。

    “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不能总是分不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现在还小,妈要教你怎么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孩子……”

    “给你买的裙子你老是不穿……”

    “过年时不是穿裙子了吗?”一直坐在苏卉旁边看电视的苏致说道。

    “那是冬天的裙子,夏天的裙子她就没穿过,女孩子夏天都穿裙子,这样才是女孩子。”

    “我暑假就穿。”苏卉小声说。

    哎呀,这膝盖要是留了疤你以后想穿裙子都难。”

    “以后不可以打球了,知道吗?”

    苏卉沉默,不点头也不摇头。

    “听见没有?”苏妈妈提高音量再次强调。

    苏卉嘟着嘴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妈妈。

    其实苏妈妈一点也不是那种严格的母亲,也一点都不恶毒,她是最慈祥的母亲,像每个普普通通的妈妈一样,简单的爱着自己的孩子。

    对苏卉不凶,只是当了多年老师,教育自己的孩子就像是在学校教育学生一样,犯了错误本该被训。

    苏妈妈只是太爱苏卉,希望她变的更好。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可这苏卉哪里有“棉袄”的样子,整天像个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行为举止都不优雅迷人。

    苏妈妈只是想苏卉长大后能是个大方得体的女生,不要让别人嫌弃。

    苏家是非常和睦的,对于苏卉,妈妈只是恨铁不成钢。

    OOO

    腿受伤了,打球打了一身汗,再被妈妈训了好久之后,苏卉终于可以去洗个凉水澡了。

    “腿别碰到水知道吗?”在苏卉准备进浴室时苏妈妈叮嘱道。

    “不行,你出来,在腿上缠个袋子再进去洗。”在苏卉关上浴室门后,苏妈妈再次开口。

    “让你别打球不听,看吧,现在多麻烦啊。”在苏卉重新朝浴室走去时,苏妈妈继续说道。

    洗了澡终于舒服多了,客厅里没人,苏卉看了眼时钟,五点多了,妈妈应该是出门买菜去了,苏致不知道跑哪去了。

    最近苏致奇怪的很,周末总是不在家,平常他到了周末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果然谈了恋爱就是不一样。

    苏卉打算先睡个觉,睡醒了就可以吃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