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无尽恒宇,包罗万象。

    就是在这无尽的空间中存在着诸多不断旋转扭曲的黑洞,而在黑洞之中一条条星河贯穿,七彩斑斓,唯美的不可言述。

    星河中更是存在着数之不尽的星辰。

    星辰中则有序的运转着不同的生命大陆,它们彼此相连,但又好像互不干涉。

    无尽恒宇的一处,一个老头正悠闲的坐在一只长着巨大獠牙的野猪背上,手里拿着一个通体翠玉的酒葫芦。

    形象很是调皮,但老头的眉宇间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尊崇之感。

    就像那高高在上的神明,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叩拜祈求。

    而在老头喝酒的同时,老头腰间的一枚刻满了无数复杂花纹的银白色耳环,突然掉落,直接穿破恒宇,撕开空间裂缝,朝一处黑暗中飞去!

    老头喝了一口酒后,深邃的眸子中精光一闪,立即直起自己坨着的后背。

    一道耀眼的金光自老头眼底射出,仿佛能洞穿恒宇一般。

    “啊!有意思,看来,这日子又要热闹起来了,哈哈哈!”老头嘴角上扬,喜笑颜开。

    他并没有去追逐掉落的耳环,而是拍了拍猪屁股,身形瞬间扭曲,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一处流光溢彩的空间之中,大量的透明色圆球不断地漂浮着,就仿佛大量迁徙的水母群,让本就流光溢彩的空间显得极为神秘。

    它们像是被某种力量牵引一般,纷纷向着不同的方向快速的前进着。

    而在前进一段距离后,每个圆球周围的空间会突然破碎,然后圆球被涌出的黑暗吞噬,接着空间愈合。

    “我是死了吗?”这是凡子白意识恢复后的第一个想法。

    “这里是?”凡子白清楚的看到从自己身边漂浮着大小不一的透明色圆球。

    更是看到自己也同样是一个圆球的样子,但神奇的是自己居然无法控制圆球,只能任由圆球自己运动。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凡子白好奇的观察着四周。

    每看到被黑暗吞噬的圆球后,凡子白的球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

    因为他知道,他的下场一定也是那样,而至于黑暗吞噬后会怎么样,他不清楚。

    就在凡子白对这个陌生的环境观察的同时,周围突然一个黑洞凭空出现。

    巨大的吸力不断的开始拉扯起凡子白,那种仿佛来自灵魂的痛楚让凡子白的球体开始颤抖,感觉随时都会被那吸力扯碎一般。

    “啊!”凡子白痛苦的怒喝一声,黑洞也随即收缩,最后缩成一个光点,消失在这空间之中。

    等凡子白意识再度恢复时,周围已经是无尽星辰,虽然模糊,但仔细看去,还是发现自己正和同自己一样的大量球体排成一个长队,游荡在星辰汇聚的星河之中。

    “吼!”不知道飘了多久,突然一道刺破意识的兽吼声响起。

    没错,是兽吼声,凡子白十分肯定,虽然意识模糊,但这声音让他百分百的肯定。

    此时,球体开始不断地震动,星河的流向也好像不再平稳,变的狂暴杂乱起来,凡子白感觉自己的球体随时都会破碎一般。

    周围本七彩斑斓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凡子白能感觉到应该是有一道庞大的身影出现,遮挡了七彩的光线。

    就在周围的光线全都暗下来的同时,凡子白模糊的意识瞬间变的清晰了起来。

    “我去,这是。。。”凡子白意识彻底恢复清醒的一刻,不由的惊叹一声,因为在他的眼前,是一只巨大到无法形容的黑色锦鲤。

    黑色锦鲤不断的吞噬着星河中的其他圆球,每吞下一个圆球,黑色锦鲤表面的鳞片便会变的光亮一分。

    而在凡子白周围的圆球则不断的一个个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包括凡子白,傻子都看的出来,这黑色锦鲤将圆球当食物呢。

    而这些圆球应该都和自己一样,死前均是生命体,一定也都有自己的意识思想,只不过他们之间无法传递交流。

    就在黑色锦鲤不断吞噬圆球的同时,一道银白色光线划破空间,直接砸落在黑色锦鲤硕大的鱼头之上。

    黑色锦鲤仿佛被激怒一般,庞大的身体开始在银河之中不断的扭曲起来,将银河轨道内有序的圆球推出了银河,纷纷落向距离较近的生命大陆。

    而那一道银白光线在砸落黑色锦鲤之后竟诡异的弹射向凡子白的圆球而来。

    一道炙热的气息仿佛能焚毁一切一般,让凡子白的球体瞬间点燃,凡子白惊厥的同时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而是看着圆球一旁一团隐隐发出银白光芒的物体,光芒很是刺目,凡子白根本看不清光芒内到底是什么!

    与此同时,黑色锦鲤也寻找到了银白色光芒物体,硕大的金色瞳孔不断的收缩起来,又是一道兽吼,但在这一声兽吼中,凡子白分明感觉到了一丝兴奋。

    “啊!”突然一股凉意袭来,凡子白看到那银白色光芒的物体上一道细小的光线竟然不自然间向自己的球体中衍伸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