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嘉荣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被一只长着三尺长雪白獠牙的怪物追赶。他拼命地跑,最后还是被不幸怪物追上,扑倒在地,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沉甸甸的窒息感让他骤然清醒过来,入目是朱红色的床帷,目光下移,一只着白衣的小臂斜斜压在他的胸口,手臂的主人,他的二皇兄周建业撑着头,靠在他的床侧睡着了。

    可以看得出来,周建业最近没休息好,两只眼睛下面一团乌青。

    “二哥……”周嘉荣唤了一声。

    “啊……”周建业睡得不是很死,听到声音,猛然惊醒,抬头就对上周嘉荣的视线,双目顿时迸发出强烈的喜色,“三弟,你总算醒了,真是吓死我们了!”

    不等周嘉荣接话,他大声朝外间吩咐道:“快快去禀告皇上、皇后和贵妃娘娘,三皇子殿下醒了!对了,再去请邹院使过来一趟。”

    外面伺候的宫人听了这话也是欣喜若狂,应了一声连忙出去禀告贵人。

    周建业这才回头,激动地看着周嘉荣,关切地问道:“三弟,你可有哪里不舒服?”

    周嘉荣这会儿已经想起坠马的事了。他感觉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顿,浑身都痛,尤其是脑袋,像是有根钉子一下又一下地往里扎一样。

    他抬手想去摸,周建业连忙拦住了他:“三弟,你的伤还未好,切勿碰触。可是头还痛?”

    周嘉荣想点头,发现一动脑子就痛,只能用干涩的声音说:“疼,二哥,我想喝水!”

    守在屏风外的小太监闻言,连忙端了一杯温水过来,准备喂周嘉荣,却被周建业接了过去:“我来!”

    小太监连忙退后,拿着帕子在一旁伺候。

    周建业细心地将瓷杯缓缓凑近周嘉荣的嘴边,一点一点地倾斜。

    兴德帝和穆贵妃进来就正巧看到这一幕,二人脸上都有些动容,二皇子对这几个弟弟那真是没话说,从小他就很照顾谦让弟弟们。

    周建业听到宫人的敬礼声,连忙站了起来行礼:“儿臣见过父皇,贵妃娘娘。”

    兴德帝摆摆手:“这两日辛苦你了。”

    穆贵妃则哭着扑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儿子,眼泪又不受控制地往下滚:“嘉荣,你总算醒了,吓死母妃了。”

    周嘉荣看着穆贵妃红彤彤的眼睛,消瘦的脸颊,很是惭愧:“儿臣不孝,让父皇和母妃担心了。母妃,儿臣昏过去多久了?”

    穆贵妃擦了擦眼泪,边哭边笑:“两天多了。你要再不醒,母妃也不想活了!”

    兴德帝在一旁道:“这两三日你母妃可是茶饭不思,整日以泪洗面。若不是老二请缨照顾你,你母妃晚上也不肯歇息。以后做事不可冲动,多为你母妃想想。”

    周嘉荣眼睛也有些红,乖顺地说:“儿臣知错了。”

    兴德帝轻轻点头,又反过来劝穆贵妃:“小三吉人自有天佑,这不没事了吗?别哭了,眼睛肿成这样,朕心疼。”

    正说话间,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总管太监孙承罡领着太医院使邹兴昌进来行礼道:“陛下,太医院邹院使到!”

    兴德帝摆了摆手,拉着穆贵妃站到一边,让邹兴昌给周嘉荣诊治。

    半炷香后,邹兴昌收回了手,树皮一样的老脸上笑成了一朵花:“陛下,贵妃娘娘,三皇子殿下乃是真龙之子,有龙气护体,已经脱离危险,只要将养一段时日便可恢复如初。不过三皇子殿下伤到了头,最近这段是日不宜挪动,应以静养为主……”

    闻言,穆贵妃提了两天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她捏着帕子按住胸口,不住地说:“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兴德帝也很高兴,看了赏,遣退了邹兴昌这个老头,坐到床榻边问道:“老三,头还很痛吧?”

    周嘉荣扁了扁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