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个夏天似乎格外漫长,炎热从五月份开始,一直延续到九月,一丝降温的意思都没有。

    避开刺眼的阳光,南星泽垂下眼睛,看着刚领到的夏款校服,白色衬衣黑色长裤,还好不是什么鲜艳的颜色。

    他把衣服放进桌斗里,平静地摊开练习册,与课间沸沸扬扬的教室格格不入。

    同桌顾惜是班长,班主任老汪安排两人坐在一起,方便南星泽尽快熟悉环境。

    顾惜是高三的“前”年级第一,南星泽刚转过来时正逢上开学考,成绩出来之后就把顾惜挤在了年级第二的位置。

    顾惜这姑娘很洒脱,看完南星泽各科的答题卡很服气,并爽快地接下了照顾新同学的任务。

    隔天给了他一份手写的班级座位表,座位与同学名字一一对照,方便他认识班里的同学。

    南星泽现在的座位原本坐的是一个叫肖予的男生,但是肖予请了一周的假,开学后还没来报道,老汪便安排了他先坐在这里。

    这时南星泽后面的王闻野喊他:“嗨,星神!老汪说咱们和肖予四人是一个学习小组哦,等他来了就坐我旁边。”

    “你们组三个年级前十,再加上你,绝了。”旁边男生揶揄王闻野。

    “老王你是不是老汪的私生子,他这么偏爱你。”

    “滚滚滚,你才私生子!这座位给你要不要啊?”

    “我要啊,我要!咱们换座位。”一个女生激动地喊。

    “小姑娘你不仅长得美,想的也美,不换!”王闻野得意道。

    “你们组拎出去可以给学校拍招生宣传了。”

    “诶嘿嘿……”

    晚自习结束后临近十点,班里还有看书的同学,南星泽想早些回寝室洗一下校服,在和顾惜、王闻野道完别后就收拾东西走了。

    他路过图书馆,馆前的池塘边上有初中部的学生正叽叽喳喳地拿着面包喂鱼。

    经过小花园,南星泽停了脚步,他站在路灯下,透过朦胧的灯光,看着花园东南角生机勃勃的绣球出了神。

    这时有其他学生经过,他抿了抿嘴唇转身走了。

    顾惜和王闻野推着单车走向校门,沿着路边慢悠悠地聊天。

    “星神看着挺高冷的,除了和咱俩讲话就……好像就没主动找过其他人说话呢。”王闻野一手扶车,一手整理好了书包带然后抬头说道。

    顾惜回忆着老汪交代她的事情,斟酌着开口:“刚转校过来还是没完全适应吧。”

    “那没关系,有咱们在呢,多关心一下。”

    “嗯嗯,明天肖予是不是就能返校了?”

    “算时间的话应该是,你给肖哥说过开学这段时间的事了吗?”

    “还没呢,这几天不是考试就是事多,没来得及。”

    “那回家在群里说吧。”

    【父愁者联盟】

    【睨宇:肖哥肖哥,回了吗明天能去学校不~y】

    【y:已经到家了,明天就去学校。】

    【睨宇:那啥,惜爷被新同学挤到年级第二这个事知道不?】

    【y:哦呦~竟然有新同学转来~那惜爷最近有没有放下红楼梦专心搞学习~?犟倔魅】

    【犟倔魅:你明天先到学校看看人家的卷子,老汪把他放咱们组也是想让他帮你提高一下语文成绩。】

    【y:okk】

    肖予正叼着牙刷,收到王闻野的私聊语音轰炸:

    “那个啥吧”

    “嗯……”

    “就是……”

    “昂……就是说……”

    ……

    每条不超过三秒,没一条讲到重点。

    肖予漱了口关了牙刷,轻巧地点了两下手机暂停了语音播放,随后拨通了语音通话:“有屁快放,限时十秒。”

    “就是你校草之位岌岌可危你已经失去了大多数拥趸!虽说南同学比较高冷暂时还没有像你一样收好多情书但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你懂的。”王闻野语速很快。

    “男同学?”肖予眯眼问道,拿手机的姿势使他右手拇指与手腕之间出现一个弧度漂亮的凹陷。

    “南,人家姓南,南方的南。你不应该关注下你的校草地位受到挑战这件事吗?”

    “你不应该关注下你惜爷的江湖地位受到挑战这件事吗?”

    “害,咱惜爷看过人答题卡表示服气的很。话说回来,星神的字可真漂亮啊!他的语文答题卡贴在咱们后黑板上,先是兄弟班的来看,现在其他班的也来看,说是从小练的瘦金体,这几天咱们年级可是都在练字呢,”

    王闻野吧啦吧啦,“不过星神他吧,我总觉得他有什么心事,感觉不太主动融入班级,惜爷又不让我瞎打听。哦对了,新同学坐了你的座位,你明天来了跟我坐哦,对人家客气一点。”

    “嗯好,我去补几篇读后感,拜。”

    “白白。”

    早读前数学课代表李亮拿着几本新的练习册进了教室,来到南星泽面前,放他桌子上:

    “星神,这是你缺的那几本哦,咋滴让你去趟图书馆。”

    南星泽有些疑惑,歪了下头:“什么?”

    正前方拎着书包走过来的肖予看到他,意识到这是那位南同学:“就是年级主任吴老师,咋滴是他的外号。”

    “哦,好的,谢谢。”南星泽冲着两人弯了下嘴角,看的肖予眼底瞬间亮了起来,他捏了捏耳朵,目送南星泽走出教室。

    “哇,南朋友穿校服也好看诶,衬衣衬的他更挺拔了。”也就背着南星泽的时候班里才有人这样喊他。

    “肖予你这么久都没来上课,干嘛去了?”

    “我去外太空造了台永动机你信不信?”

    “嗯嗯嗯嗯,我信我信。”

    肖予走向王闻野旁边的座位放下书包,正好回头看见贴在黑板上的答题卡,他走过去仔细看了看,字体确实很好看。

    考试不适合直接用瘦金体去答题,但是受练字的影响,整个卷面非常整洁,笔画锋利,很有个人风骨。

    图书馆前吴老师抱着一包东西正等南星泽,见他来了就递了过去:

    “这是春秋款和冬款的校服,我怕过几天万一降温你没校服穿,就催了下后勤。”大概是太热了,吴老师顺手抹了一下光头。

    “好的,谢谢老师。”

    “一切还习惯吗?有事找班主任或者找我都可以的。”

    “习惯的,”南星泽点头,“大家都很好。”

    “那就好,成绩很棒,要保持住啊,去上早读吧。”